大媽主播金舖開Live賣首飾 日賺10萬

本站總編 2020/09/18 檢舉 我要評論

武漢肺炎下,內地客絕跡,全港不少金舖「拍烏蠅」,但近半年旺角及尖沙嘴一帶金舖卻成為「疫」巿奇葩,頻有「大客」光臨,金飾、鑽飾、玉器鋪滿枱。《蘋果》追查發現,這些撐起金舖的大客竟是「大媽主播」,她們每日在金舖開Live,實時直播各款首飾予國內買家,一邊落足嘴頭硬銷,一邊親身試戴放閃,買家看中可即時落單。據知,有大媽主播日賣半百件首飾,利潤可觀。不過記者追蹤發現,部分被落單的首飾經仲介人接頭後,再交予中港貨車運到內地。

「我的天呀,這個(金耳環)很好看,有哪寶寶(客人)想收呀?」、「今天(飾金)手工費只收一塊錢,這個(金)手鐲一定要買呀!」、 「這條微笑手鏈也有項鏈,可一套買,很好看的!」每日中午12時,一班打扮時尚的「大媽主播」分散到油尖旺一帶金舖「坐鎮」,做足6、7小時,手機不離手,將各類珠寶首飾舖滿檯,用一口流利普通話逐一介紹。

其中一名被稱為「金」牌主播的大媽叫JJ,年約40歲,其直播台粉絲多達8萬人,每次開Live一呼百應,今日去完謝瑞麟,明日就去太子珠寶,每日穿梭不同金舖,風雨不改,8月中曾打颱風,JJ落波後也立即到金舖。

連日追蹤JJ的直播情況,發現她每次開Live,身邊至少3、4位金舖職員服侍,隨時協助她回應客人提問,如價錢、金飾尺寸、重量等,有時職員更要即場做model,幫手試戴首飾;當有客下單,職員隨即在旁詳細紀錄,然後將貨品包好、寫上客人網名等。

JJ的直播台瞭解,發現她被粉絲稱為「美J」,吸客量驚人。「王總想睇觀音吊嘴,快啲幫我拿過來!」、「哎呀!我的Candy來啦,你今日想看甚麼呀?」JJ在直播台上相當受歡迎,推銷的貨品幾乎都能火速清貨,在短短4小時,已賣出20多件首飾,包括鑽石耳環、鉑金手鐲和吊嘴等。

不過,當JJ直播其間,原來還有其他「金」牌主播在不同金舖同時開Live。記者發現旺角新世紀廣場內多間金舖位置集中在M層,卻同時至少4間店均有大媽主播在開Live,場面相當熱鬧。由於各人客路不同,記者更曾直擊兩位大媽主播同時在同一金舖開Live。

這批大媽主播不少是新移民,亦有較年輕的女網紅,其中一名20多歲的主播直言,自己是新移民,原本做時裝網店,其後見直播漸趨盛行,加上金價不斷颷升,她遂於今年初開始加入做首飾直播,「我本身愛扮靚,鍾意講嘢,講一日都得!」現時約有數千名粉絲的她,每日平均賣出50件首飾,至於賺多少,她笑不攏嘴說:「我唔會計賺幾多嘅!」僅指現時金價貴,除了準備結婚的新人幫襯外,也有一批投資客,故收入不錯。

而另一名年輕主播「33」則是港人,她稱曾在金舖當銷售員,兩個月前也開始網上賣首飾,現時有逾萬粉絲,「金行而家太多優惠,佢哋生意差都叫我幫手,而且我又有黑卡(高級會員卡),熟客都會私下搵我代購嘅。」為方便客人實時看到貨物遂開始直播,她說除內地客外,還有來自香港、美國、泰國等。

有業內人士透露,現時全港約有20名大媽主播,客人以內地人為主,她們每日穿梭PINK BOX、周大福、六福等金舖,「之前一直有代購來港買金,再自行拖上大陸,但去年開始淘寶直播出現,成效比普通代購勁得多,一日可以賣到幾十萬蚊金飾,小嘅都有幾萬蚊。」他指出,今年初疫情嚴重,深圳、廣州代購客無法來港,在港居住的新移民就取代他們做直播,「依班主播大媽賺到笑,好生意嘅話,一日賺成10萬,少極都有一萬。」他透露,有大媽會自己在金舖買大量貨,夜晚在家繼續直播,賣超了就翌日到金舖補貨,一周生意額隨時高達100萬元。

部分直播平臺更會聘請主播以拆傭形式分賬,多勞多得,薪金按貨額抽傭1%至3.5%,「多數係新移民,佢哋好博命,為咗搵錢,一日講足成5至8個鐘都得。」據他所知,有金舖分行經理見這條水路,自行開設直播台搵錢,也有金舖職員幫客人做直播,除為自己生意業績外,同時可收回傭賺外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