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綺雯離巢收入反增 :有客戶會指明想找跟TVB沒合約的藝人合作

本站副編(三) 2020/09/04 檢舉 我要評論

李綺雯離巢收入反增  :有客戶會指明想找跟TVB沒合約的藝人合作

雖然「大樹好遮蔭」,

但世界好大,

有很多可能性,

有人因新合約制度,

亦有因政治表態的無綫藝人選擇離巢。

李綺雯(𡃁妹)今年4月約滿,

有傳她政治表態被雪藏了幾個月,

約滿後她選擇離開無綫。

昨日李綺雯接受訪問提及離巢後發展,

她稱最近為香港開電視節目擔任主持,

開了一間咖啡店,

做YouTube頻道,

收入比在TVB的高少少。

她一向也有做廣告製作與宣傳,

有客戶會指明想找跟TVB沒合約的藝人合作,

減少麻煩。

李綺雯(右)為香港開電視擔任主持

她說:「其實香港都仲有其他電視台同其他製作單位,唔簽死一間電視台其實係大勢所趨。」

劉江跟無綫今年初約滿,

因條件問題不再續約,

好戲之人好搶手,

4月他參演ViuTV劇集《暖男爸爸》跟鄭中基做對手。

劉江又簽了內地經理人公司,

無綫開拍《金宵大廈2》,

監製葉鎮輝也力邀他參與拍攝。

劉江(左)參演ViuTV劇集《暖男爸爸》,與鄭中基有對手戲。

撐社運離TVB 藝人李綺雯續發聲:我都係香港人

藝人李綺雯 ( 𡃁妹)早前離開效力14年的無綫電視,曾提及與她的政治取態有關。訪問時,她說無必要每次都提及舊公司,更不覺得自己「企得前」,所談的也不算甚麼政見,只是事實:「政治同生活息息相關,唔係我特別關心政治,而係我會關心社會,譬如鉛水事件係社會問題,但後面有政治因素;近期新冠肺炎,點解唔封關,係有政治喺背後,並影響社會民生。」

李綺雯說,撇取演員的身份,她也是香港人,只希望與香港人同行。(Lew Wong 攝)

說事實也錯嗎?

在香港,藝人論政有如自掘墳墓,曾表態支持雨傘運動如黃耀明、何韻詩、杜汶澤等人,早已給封殺失去龐大的內地市場。也因此,公開表態支持社會運動的藝人,寥寥可數;要好像美國奧斯卡影后梅麗史翠普 (Meryl Streep)般,公開批評總統特朗普的香港藝人,可謂少之又少。

李綺雯於2001年參加亞洲電視舉辦的女優選拔賽入行,2005年與何守信主持《開心大發現》為觀眾認識,後於2006年加入無綫。近年以《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中賀碧雲一角較為人熟悉,但有指她因為撐醫護罷工,加上去年支持反送中運動,今年4月不獲無綫續約,目前自由身。

李綺雯於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曾多次在社交平臺出帖文,而去年6月的反送中運動,亦有其身影。

35歲、自言「細細個」已收看港臺《頭條新聞》的李綺雯,向來關注時事。中學時期,她曾是辯論隊隊員,經常就不同社會議題,為正反兩方做資料搜集,公民意識漸漸成形。「還記得小四時,老師問我哋將來有咩理想,我話我10歲都未夠,而家諗會唔會太遠呀。我係嗰種諗到咩會講、見到同學被欺淩會出聲,會據理力爭嘅人,當時老師話我適合做議員。」

議員沒當上,卻成為演員,但依然是那個不平則鳴的她。「雨傘時,我有喺旺角出現,但唔係參與集會,係去旺角買完嘢,經過西洋菜街,見到啲人(示威者) 坐喺度。」她想起當日不時聽到身邊有人批評示威者佔領旺角:「一見面就話佢哋點解要喺旺角,話影響心情;你覺得影響心情咪熄咗啲新聞囉,你又要日日load住個新聞台、聽住遊行集會嘅訴求,但都無聆聽過,根本唔知佢哋爭取緊咩,淨係覺得佢哋爭取就好煩;如果你認真聽,佢哋爭取緊嘅,咪就係你每日抱怨嘅嘢。」

當年,李綺雯在社交平臺發聲,成為「大台」藝人中的異數:「我係想講某啲說話俾某啲人聽,佢哋所謂行街都唔會去旺角,都只係去中環 high tea,咁啲人坐喺旺角又對佢哋有咩影響呢?佢哋根本唔知點解會坐喺度,然後就講話啲人影響佢哋,其實又影響咗咩呢?咪一樣可以繼續平行時空。」她當時出帖文後,也引來議論紛紛:「啲人覺得:『嘩!你藝人嚟㗎喎!點解好似好支持嘅?』嗰刻我淨係講個真相出嚟,你要不受影響過生活,你係可以唔受影響㗎,你可以照落旺角,經過嗰班人都無問題㗎,佢哋坐喺度,你咪照行過囉。」

雨傘運動期間,李綺雯曾在個人Facebook 發聲。(截圖自她個人Facebook)

雨傘運動期間,李綺雯曾在個人Facebook發聲。(截圖自她個人Facebook)

做個貼地演員

去年6月9日,李綺雯與103萬香港人一起,走到街上反送中。「我覺得藝人係公眾人物,可以利用影響力,接觸到多啲人,孭起個責任。」她形容自己不是領導者,只想與香港人同行。「我唔係好叻領導大家,只係希望同每個香港人一齊行,咁我都係香港人,各司其職。我比較理性,出post唔會即時出,會諗一兩日應該點樣講, 沉澱下,唔係純粹出個發洩post,我會不斷諗下一步應該點做。」

李綺雯認為,作為演員,演戲不只為提供娛樂:

與香港人同呼吸,共歷喜與悲,才能演出角色的質感。李綺雯說:「走到街上,好多嘢都好觸動,好有感受。其中最深刻係見過一個中年嬸嬸行得晤係好順嘅,但拉住架買餸車,裝住凍飲風扇凳仔,由銅鑼灣行到金鐘,然後同年輕人講:『我真係好支持你哋㗎』。覺得件事 (社會運動) 唔係淨係屬於年輕人,係無分年紀;當然好多年輕人付出,我亦深受感動,尤其近期keep住排期審案。」

來到2020年,反送中運動一周年前夕,立法會粗暴通過《國歌法》,接續而來的是港版國安法。莫說參與遊行,恐怕日後連發表公開言論亦動輒得咎。「一路抱住心態係,我反對送中條例,咪講囉,我係香港市民,係有權表達,選擇嘅形式係出個post 之嘛。係咪喺香港,連咁mild (溫和) 去表達自己睇法,都要擔心?如果係,我哋更需要去表達呢個擔憂、呢個諗法。」

她認為,從前一些人牽涉政治不敢多言,如今連社會議題亦避而不談,那更引證生活離不開政治。「我喺香港生活,點解唔講得?以前對政府施政會有怨言,覺得唔關政治事,而家連對社會嘅睇法都唔敢講,咪證明係同政治有關。淨係話我哋要有正能量,好似疫情派口罩,話我哋唔好理政府點樣,總之自己盡力派啦。嚇?有啲嘢係政府應該做㗎嘛,點解佢能夠成為我哋嘅政府,好似好多人都唔理解。」

2019年7月24日,李綺雯在旺角連儂牆拍照。 (李綺雯Facebook圖片)

李綺雯於5月底發布短片,指希望「拍低香港人嘅感受」

肩負公眾人物責任

問李綺雯是否覺得自己投入政治,她淡然說那只是盡香港人的本份:「我講緊嘅嘢係一個正常人、係你哋嘅朋友都會轉發嘅post (帖文)。我生活喺香港,好多人都會咁做;撇除演員嘅身份,我都係一個香港人。你做任何行業、擁有任何身份前,都要做一個人先。」她說,自己是在做一個香港人。

「啲人問點解之前 (去年) 6月會出去,係因為覺得唔知仲有幾多次咁樣嘅機會,我可能而家出街都好危險。」惟她深信,上街並非唯一表達訴求的方法:「要爭取,有好多方式,只要呢樣嘢喺我哋心入面,一定會搵到唔同方式。之前都係集合唔同方式,至得到國際關注。」為擴闊國際視野,李綺雯每日必讀沈旭輝的評論文章。

過去,她也曾與團體合作,替年輕人尋找短期工作,又曾到小店當義務店長,「未來想進修戲劇治療課程,希望透過戲劇幫唔同階層嘅人,心靈得到治療。其實由舊年7月起,每晚睇新聞,情緒都好波動,我覺得大家都需要強壯嘅身體同心靈,至可以繼續行落去 。」

她更期待參與貼近社會題材的電影及節目製作:「趁而家仲有機會做,將來可能中立講事實嘅機會都唔會有;十幾廿年後,而家發生嘅嘢,下一代可能都唔會知,所以大家要keep住、要堅持。」

發聲藝人易成為政治清算的目標,擔心有天會被拘捕嗎?「我只係陳述事實,肺炎殺到係咪應該封關、源頭減截?呢啲都係事實,事實都唔講得?我無鬧過邊個,亦無咀咒過人,如果咁都俾人拉,全香港有一半人要被拉啦。」

有想過離開香港嗎?「無諗過。如果離開香港,咁而家爭取嘅,係為緊乜呀?」

李綺雯說:「我哋爭取嘅自由民主公義係普世價值,就算英國有君主制度,都有議會,追求民主政制唔係淨係香港人嘅事。」(Lew Wong 攝)

Source: mingpao, cnews

以上為backup 及轉載用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