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創業賣「光城香米」打破藍商壟斷 寄語港人「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本站副編(三) 2020/08/07 檢舉 我要評論

80後創業賣「光城香米」打破藍商壟斷 寄語港人「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食米是不少香港人的主要糧食,但本地的食米市場長期由「藍商」壟斷。一名80後生意人創辦了黃色食米公司「山上米業」,出售「光城香米」,希望把文宣融入產品之餘,打破壟斷,令市面上有「多一把聲音」,當一間講良心、肯為香港發聲的米商。他坦言入行風險大、成本高,故早已預料或會「輸幾十萬」;但他最終選擇「搏一搏」,希望寄語港人:「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米商入行風險大、成本高 創辦人:要做一間講良心的米商

「山上米業」創辦人Sam哥(化名)指,米業屬資本密集行業(capital intensive industry),即需要龐大資金投入才能起步的行業。他解釋,在香港賣米的規管極多,加上採購價和零售價均公開透明,為新入行的米商帶來不少風險和困難——例如在每個食米入口季前,米商均需要向政府申報下一季的入口量,若實際入口量與「承諾數」不符,便會觸犯刑事罪行;米倉在「名義上」雖屬於米商,但管轄權在政府手上,故每次從米倉取米都需要向政府提交通知書,經批准後才能提取;此外,食米在香港法例中被訂為儲備商品,故政府規定米商須持有該進口期輸入數量的17%作備用資源,不可賣出,亦即Sam哥口中所指的「砸住一批貨,無得賣」。


Sam哥無奈指,山上米業剛起步,仍欠缺銷售額數據作參考,故確實感到壓力:「唔知做到幾多生意,入咗呢個量又未知賣唔賣得曬,如果賣唔曬就係燒錢。」單是買米入貨已花上30萬,Sam哥笑說自己「傻」,但為了讓市面上有「多一把聲音」,他仍想一試,「有心理準備要輸幾十萬。」



文宣融入產品 籲港人「不為五斗米而折腰」

最初創辦山上米業,是因為Sam哥希望把文宣融入生活產品。他解釋,過去眼見同路人為了張貼文宣,在連儂牆附近被人惡意攻擊、斬傷,便開始思考:「不如諗個無咁危險、覆蓋面又可以更廣嘅方法。」後來他想到,唯獨「米」是每個香港人在生活中必須購買和接觸的產品:「如果產品可以喺全港各大超級市場賣,唔通班人衝入去燒批貨咩?佢哋無辦法破壞到。」

「香米」包裝上印上「不為五斗米而折腰」的字句,包裝上的飯碗是個反轉的頭盔,即抗爭者身上常見的裝備之一。包裝是由「手足」設計的——創辦初期,山上米業由Sam哥一人打理,但後來他在「黃色經濟圈平臺」認識三名年輕「手足」,於是把公司交給他們打理,自己則轉為顧問角色,在幕後提供支援。

分別就讀大學三、四年級的Edward和Brian,便是山上米業現時的負責人之一。兩人均指,即使大部分地區的連儂牆已被清理得七七八八,但他們相信,「信念喺人嘅心中,係洗唔走嘅。」他們希望,每當市民見到他們出售的「光城香米」,就會像見到文宣般,記起抗爭時發生的大小事,「就算海報被洗走、連儂牆無曬,我哋都可以喺日常生活產品上面見得返抗爭嘅影子,咁我哋就永遠都唔會遺忘。」

Edward亦指,去年年尾看到有人整理了TVB的廣告品牌清單,他才發現全港最大型的食米公司仍與TVB簽署了長期合約,因此他加入了山上米業:「我哋希望創造一間講良心、肯為香港發聲、對品質要求高嘅米業出嚟。」



憂被批「食人血饅頭」 重質量拒混米

Edward和Brian形容,向外界解釋山上米業的理念時,總有「如履薄冰」的感覺——黃色經濟圈雖然盛行,但稍有不慎,即容易被貼上「人血饅頭」的標籤。Brian解釋,「把文宣融入產品」的理念,也可以理解為「賣得出的文宣」。他笑言:「要賣一啲propaganda(政治宣傳)俾人,其實聽落都係一件幾人血饅頭嘅事,所以我哋會不斷強調,其實我哋係賣米嘅,重點係質量好嘅米,我哋重視嘅係良心。」

Edward憶述:「我哋喺泰國米商訂咗唔同sample,米有唔同價位、唔同味道,我哋逐個去試。最後揀咗最醇、最貴、最靚嗰隻Hom Mali米種。」根據泰國貿易部規定,只有含量不低於92%的「Hom Mali 105」及「RD15」這兩個品種的大米,才可冠以「泰國茉莉香米」的稱號。當時泰國的供應商更問他們:「真係淨係要呢隻米?好貴架喎!」但他們拒絕混米,堅持要給香港人品質最好的米。

他們強調,「光城香米」是「新米」,即剛剛一年內收割的米;米內的水質較多,故無須使用太多水,仍能煮出軟熟的口感,香味亦強得多;「光城香米」亦已獲國際認可證書證明沒有基因改造,希望讓「同路人」食得安心。



暫於黃色網購平臺上架 望更多人支持令零售價回落

Sam哥指「香米」貨量不多,現時尚未與大型超市洽商上架事宜,只在網購平臺「瓹窿瓹罅」上架。「瓹窿瓹罅」於反送中期間成立,店主阿光認為,「光城香米」與平臺「香港人要有choice(選擇)」理念相符,故未有向他們收取上架費,並以「買斷」及即時付款方式入貨,為他們提供銷售管道,成為他們的首間零售商。

不過,山上米業尚處於起步階段,貨量不多且只選用高質香米,故零售價格較高昂。作為零售商,阿光坦言最初也曾擔心「香米」難以銷售,「但難唔代表唔做,我哋一定會全力support。」他認為:「我當你日日都煮飯,其實除返開每碗飯可能都只係相差幾毫子,一個月落黎都係差幾十蚊⋯⋯你寧願俾多幾十蚊去支持黃色經濟圈嘅米業,定係寧願用嗰啲錢去買大集團或藍企、中企啲米?」

Edward亦指,零售價何時回落視乎香港人的支持度,故須要靠大家一起支持,「我哋賣得越好,就有更多資金去入多啲米,來貨價就會回落,我哋就可以減價。」他透露,未來計劃與各區黃店實體店合作,以寄賣形式作「光城香米」的銷售點,並邀請黃店餐廳選用「光城香米」。

現時,山上米業的生產線位於泰國,但Edward希望日後若能擴張公司,把生產線移回香港,以聘請更多被捕「手足」。他又表明公司未來會將營利回流給「同路人」,支持年輕「手足」創業,「每多一間黃企,就少一間紅企或藍企。」他希望讓香港年輕人知道,他們不是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唔係一定要畢業之後去搵份穩穩定定嘅政府工,而係可以行一條路出黎,為自己心目中嘅香港未來發展去付出。」


望擴大黃色經濟圈人脈 重奪香港經濟主權

Edward和Brian認為,他們現在所做的事是嘗試把整個黃色經濟圈擴大,讓更多人加入。他們提到「六度分隔理論」:兩個互不認識的人,中間最多只須透過六個朋友,就能建立聯繫。

「其實我哋都係做緊類似嘅嘢,我哋三個手足同創辦人本身都係唔識嘅。」藉著黃色經濟圈平臺,他們亦認識了從事各行各業的人,「希望各行各業內部都可以start到唔同project,將香港經濟主權重奪返喺我哋手中。」Sam哥亦指,「光城香米」只是首個項目,若發展順利,日後會繼續推廣「文宣融入」的理念至其他包裝產品,希望把抗爭理念圖像化、產品化,令訊息傳播得更遠。

Source: 獨媒

以上為backup 及轉載用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