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個案全球最低之一 香港交出亮麗防控成績表

過人君 2020/07/14 檢舉 我要評論

政府民間合作應變 香港醫護零確診

疫情初期,由於突而其來需求激增及全球供應緊張,引致搶購口罩潮,不少市民因缺乏口罩而人心惶惶,不過或許是累積了SARS經驗,而且港人衞生意識比其他地方高, 幾乎全民外出均佩戴口罩。截至6月30日香港確診個案只有1,204宗, 感染比率只是0.01%, 相比美國的0.80%、英國的0.46%、義大利的0.39%及新加坡的0.77%, 香港的防疫成果有目共睹。

香港在2月至3月份出現過口罩短缺的問題,因主要口罩生產地——中國因防控新冠肺炎而大規模停工停市,引致全球嚴重缺乏口罩供應。加上自80年代香港幾乎所有工業北移,香港並沒有本地口罩生產綫。當時香港政府採取應急措施,宣佈資助香港本地生產口罩,政府與民間攜手合作下,短短兩個月時間內,香港建設了超過20條口罩生產線。部分本地口罩生產商更於4月開始供應口罩,令香港的口罩供應漸趨穩定。部分香港口罩生產商亦逐步試圖對外出口香港生產的口罩。比對美國、英國及義大利時至今天還需要依靠國外進口口罩,美國甚至攔截其他國家的口罩,可見香港政府與民間的快速應變能力。

短短兩個月時間內,香港建設了超過20條口罩生產線。

至於醫療設施,香港政府於2月開始已定時公佈醫管局口罩及防護裝備數量,並進行全球採購,商界及民間亦協力購置,並向各方支援捐贈口罩。反觀美國發現幾十萬口罩在沒有倉存記錄,軍方倉庫的呼吸機及防護裝備過期。到疫情大規模爆發,美國新聞媒體捕捉到由於醫護裝備供應不足,有醫護人員以垃圾膠袋作為保護衣,又以冷凍貨櫃車作為臨時停屍間。

根據國際護理協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Nurses)於2020年6月3日發布的新聞消息,雖然全球並沒有系統性及標準記錄醫護感染及死亡人數,但根據國際護士理事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Nurses)的數據,全球有超過230,000名醫護人員感染新冠肺炎當中超過600名醫護死亡,單單巴西就約有18,000名護理師確診,至少有181人死亡,是全球醫護人員染疫情況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而香港至今並沒有醫護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個案,有賴於香港醫護人員專業水準及具備高度防護意識,香港政府在處理是次新冠肺炎疫情亦反應快捷,感染個案及死亡率都是全球最低的地區之一。

大數據防疫 選擇公共健康還是私隱?

疫情下多個國家,科技機構都嘗試以大數據、手機程式協助抗疫,以便定位及追蹤懷疑感染者,協助公共衞生部門制定政策。如韓國政府開發的自我隔離App ,利用定位技術跟蹤確診者的位置,又公佈病毒地圖顯示確診者的行蹤,讓公眾查核避險。

疫情下,不少科技公司合作推出手機或電腦程式追蹤傳播范圍。

此疫凸顯香港的科技應用及數據收集落後於其他國家,未能如其他亞洲國家般,透過大數據分析疫情與人群接觸情況,以便迅速地分析及追蹤感染者。相反只能啟動重大事件調查及災難支援系統,即所謂超級電腦追蹤傳染源頭。該系統於2003年SARS事件期間,曾經用來運算和分析感染率比較高的地區、與患者有關係的人物及地點,後配合電子地圖去確定患者的活動范圍。系統能整理出有較高機率與患者接觸的人士,以及曾經前往的地點有多少機率出現大規模感染,並向相關部門發出通報,防止大規模感染事件出現。但由於缺乏數據,超級電腦運算出來的資料非常局限。

想利用科技高效抗疫,就要收集大量資訊及數據,建設智慧城市,但這定會引發社區中有關私隱保障的憂慮。現時多個國家及科技機構都在摸索,如何最大化利用科技抗疫,同時保障個人私隱。自願性、匿名化、可刪除,及加入人工雜訊,是Google收集各國人流趨勢資料的同時,保障私隱主要方法。而韓國為保密感染人士的身份,會為每位確診者安排代號,除性別和年齡范圍,不透露其他個人資訊。而德國政府則找來科技巨擘Apple及Google研發抗疫手機程式,用戶個人資料不會全然加入政府的中央數據庫。

不過,網民每天使用手機及電腦程式,大部分數據及資訊其實已經被科技公司全面收集,用作商業用途,保障自身網絡私隱的界線其實相當模糊。

但在政府於6月17日宣佈大幅放寬限聚令後,短短兩個星期,香港再度出現源頭不明的社區確診爆發,而且大部分是在茶餐廳感染。雖然傳染病學專家認為社區爆發警示香港存在隱形帶菌者,但不能否認隨著政府大幅度放寬限聚令,市民開始意識麻木或掉以輕心而引致。這亦證明政府於3月27日實施限聚令以減低社區傳染的必要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