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千嬅表示:我是廣東歌歌手 將出新歌為大家打氣!

本站總編 2020/09/21 檢舉 我要評論

楊千嬅:「老實講,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再站在舞臺演出,但 有種精神為大家打氣 ,會先做廣東碟。第一首歌叫《現在就是最後的意願》,好似好悲,但其實是正面歌。兩年前Supper Moment的Sunny寫的,疫情後好想錄歌,搵返首歌出來,『最後的意願』是指要好好活著。」

千嬅直言,決定開巡迴亦因為怕自己再沒有機會,「好多人覺得開巡迴是為商業角色去想?這個巡迴我構思了很久, 我是廣東歌手,對廣東歌的情意結好深,好清楚自己由第一首歌走到現在,所有作品的重要性, 從來沒有忘記,亦從不會忘記為我寫過歌的人,二十五年來出過力的功臣,成日都話做巡迴演唱會,沒有一次是真真正正巡到『出去』。人大了,驚自己再沒有力氣,二十六歲、三十六歲到現在四十六歲,我選擇希望做得成,將來的事沒有人知道,體力又是一個問題,盡快完成這個小小的心願,希望還有能力的時候,去一些地方識得『楊千嬅』,聽過她的歌,但從來沒有看過她做live演出的地方,讓我唱一次《狼來了》、《楊千嬅》、《小城大事》,哪怕是最後一次,還有《少女的祈禱》,講『少女』都有些尷尬,每場tag這首歌都好奇怪。」

 

楊千嬅的音樂歷史,不能缺少兩位功臣林夕和黃偉文,「 我好期待跟他們再合作,林夕和Wyman影響了我音樂世界,當然還有很多人,每一位都很重要,都是我的歷史,但林夕和Wyman的確分享了很多眼淚,每次失戀是很傷人,對自己的價值很大動搖,好似整個宇宙沒有了,怎救自己呢?聽眾可能覺得聽我的歌治癒,但其實最受惠是我自己,當時身邊的朋友失戀一路聽一路喊,我心諗,我又何嘗不是呢?林夕聽過我無數的哭訴,好多歌《笑中有淚》、《假如讓我說下去》,『吻下來豁出去』喎!當然,不是全部都是自己的故事,但一定是一個出口,走出黑洞,二十五年來的紀錄是好開心、好感恩,少女到中女,回頭看你問我有什麼沒有好好把握?我覺得不夠多戀愛,見識太少,哈哈!」


再講丁子高
其實兩公婆就是對方的人生經理人啦!之不過多了一個范疇,有好有唔好,好是因為我很懶,有個這樣近的經理人方便好多;唔好就是理性和感性平衡,人生和工作總有起伏,有聲音、有批評,或者有難接受的字眼,社交平臺的情緒, 你以為他做公關應該好叻

以前在舊公司, 通常我遇到這些事的方法就是不看、不講,因為發酵後傷害都是自己,每個人都有情緒,讓他們發洩出來都好,到現在他是經理人又是丈夫, 他表面叫我不要理,同事會處理, 夜麻麻他就覆留言,他好有耐性,直頭要對話,咁又俾人鬧啦!我初初唔知,夜麻麻玩電話我就話網購啫,你對住個mon做咩?他又唔認,隔天就很多報道啦!話刪嘢delete嘢,你問我覺得點呢?as一位artiste, 是有尷尬的、as一位太太呢?我好感動,這種大概就是Stupid Love。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