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奴】游水教練日做14小時捱壞身體 只想父母有個安樂窩

大佬来报道 2020/06/18 檢舉 我要評論

每天在不同的泳池重覆浸著身體,辛勤工作背後只為給家人安樂窩。

踏著急促的腳步、未來得及吹乾頭髮便須離開泳池,游泳教練Horace的工作時間表,總是填得密密麻麻,差不多每一日都要「教水」,「忙嘅時候每日浸水13、14個鐘,好似喺陸地嘅時間仲少。」日復日、年復年,每天的生活就是不斷趕場,連用膳時間亦是奢侈,「堂與堂之間通常都排到剛剛好,好多時都無時間食飯。」

從買飯一刻到吃完飯盒,Horace僅用了十分鐘,棄掉的飯盒仍冒著陣陣熱煙,但他已隨即駕車出發趕至沙田授課。這個情景,每天都在上演。

掏盡所有只望「再上車」 給家人一個安樂窩

「返工賺錢,某程度上為咗養家。」Horace努力賺錢的原因很簡單,就是要讓父母再度擁有自己的家。他父母曾是業主,生活本來無憂。可惜十多年前經歷沙士一役,被迫變賣自住物業,一家四口頓變「無殼蝸牛」。曾經擁有最令人不甘心,令他立下心腸要讓家人再度有自己的家。

Horace的母親雖不諱言稱「好想買樓」,但愛子心切,眼看兒子忙碌的日程亦感痛心,「最怕佢捱壞身體,到時有樓都無用。」傷在兒身,痛在母心,但Horace更希望自己可以為家人帶來安逸的未來。

兩母子感情深厚,媽媽眼見愛兒為上車耗盡所有,實質亦大感心痛。

每日開工 身體現毛病

有別於同齡的年輕人,Horace沒有多姿多采的娛樂消遣、甚至甘願犧牲休息時間,「邊有得放假,最多新年放一、兩日。」密集工作令身體出現問題,「浸得水多,身體調節冷熱會有問題;有時個人唔熱,但會不停流汗。」

為了工作,Horace買了一輛車方便趕場,有時晚間亦會用作兼職之用。在旁人眼中,有車一族理應不愁生活,但有苦自己知,「無車嘅話我好難周圍走趕下一場,要計住賺嘅錢有無高過開支。」他自言無甚興趣,閒時只愛打理座駕,但為買樓他有想過放棄一切,「必要時會賣埋架車。」

Horace與家人近年租住西環的三房單位,已經有約十年時間,但租金每隔兩年都加一次,由初時的萬二元,升至現時兩萬多元,「租金都佔我同哥哥收入一半。」加上每月要為買樓儲蓄,肩上擔挑一天比一天重;雪上加霜是,居住環境越來越惡劣,大廈內不但有單位被改成劏房,人流複雜,樓齡亦達50年不時停水停電,「房窗對正其他單位的廚房,唔可以開窗,連冬天都要開冷氣。」打不開的窗、逐漸老去的雙親、不屬於自己的單位,Horace已忘了為此嘆息多少個晚上。

降低要求仍難追樓價升幅 壓力瀕爆煲

Horace說,初時仍寄望於港島區置業,但四出睇樓後猶如被「潑冷水」,以西營盤為例,樓齡高達30年、面積僅4、500呎的單位,部分叫價達900萬元,但與家人儲蓄的「上車基金」只得30多萬,上車之路看不到終點。

他坦言已不介意遷往新界,但看過逾20個樓盤後仍失望而回,「屯門區40年樓齡、400幾呎都要600萬。」上車夢的距離越來越遠。

現實總教人失望,但幾多香港人於高企的樓價下仍可存有希望?

年輕人置業多為籌劃自己的未來,但Horace為家人「上車」的夢,已快要把他壓垮,「有時寧願喺水入面,世界變得寧靜,感覺可以拋低現實煩惱。」大家常說未來屬於年輕人,Horace只說:「未來只能見步行步…自己將來組織家庭都諗住租屋住先。」而他對政府的詰問擲地有聲,「政府好似想趕絕年輕人,當父母無樓,下一代更難做。」自己與家人的未來,難道只能二擇一?

這一代港人的未來,猶如進入迷霧中,看不到前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