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MK仔公園拍片圍毆 白衣青年淪為人肉沙包

本站總編 2020/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曾錦榮指出,區內不少家庭的社經地位偏低,按照坊間的研究所反映,「雙職家庭」問題頗為嚴重,父母的工作時間普遍過長,以致大部份雙職家長都難以抽時間陪伴子女,沒有履行理想的家庭責任,導致子女較易感到孤獨,容易作出偏差行為。而除了社經地位問題,曾錦榮也提到家庭結構具有一定影響力,例如不少青少年成長於破碎家庭,在發展階段中,可能會因欠缺模仿對象,例如沒有親密的父/母對其行為作出適時指導,難以獨自辨別是非黑白,容易釀成濫用暴力等偏差行為。

青少年在心理發展過程中,有發展認同與親密感的需求,當家庭系統無法滿足相關需要,甚至是造成阻礙,他們便容易作出偏差行為。(資料圖片)

問題三:政府防治工作資源不足 青少年服務撥款少之又少

一直以來,特區政府都把包括青少年在內的青年問題,視之為「青少年有問題」,並且把青少年服務「外判」給社區機構,但近三年撥款卻分別只佔社會福利署整體資源的2.5%、2.7%以及2.9%。曾錦榮也提及,要有效改善街童問題,政府有需要反思,現時投放在相關方面的防治資源,究竟是否足夠。2007年觀塘玉蓮臺發生一宗街童毆殺事件後,社署的確因而提升相關撥款,但近年隨著青少年人口下降,加上夜青活動模式轉向隱蔽,港府卻抱著僥倖心理,以為街童、邊青等問題已經得到有效解決,並沒有檢視有關服務是否足夠。

香港青年協會副總幹事陳文浩表示,20多年來,童黨問題一直存在,只是形式有所轉變,例如以往較多與黑社會相關,大多公開在公園聚集,而近年則變得隱蔽。他呼籲循三方面作出改善:

首先,加強家庭教育功能,即鼓勵父母與子女建立一套正面而又可以進行管教的溝通模式,盡量減少責罵,令父母同子女可以保持積極溝通;

其次,向青少年灌輸應有的同理心讓他們明白自身行為可能造成的後果,理解為何不能結黨去欺淩他人,同時,也要加強青少年的價值觀,讓他們瞭解個人長處和優點,不至於只能透過結黨方式來獲取滿足感和效能感;

最後,加強新入職社工的能力,教授他們如何找出有危機的青少年,因為童黨問題轉趨地下化,不似以往般長期聚集在公園,也因流動性增加,而出現跨區結黨情況。而社工要有效找尋有危機的青少年,必須具備一定的溝通技巧和人際網絡,這些能力都能透過培訓改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