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MK仔公園拍片圍毆 白衣青年淪為人肉沙包

本站總編 2020/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咁多個打一個以為自己好撚型?


放心 實會推撚到你班垃圾MK仔上報

有哂證據 洗定個八月十五入去坐吧 !

------------------------------------

初步觀察,近期的童黨欺淩個案大致可以勾勒出一些共通特徵。首先,童黨的誕生源於年齡相近的同儕關係,也有可能是附近鄰居,在成長過程中慢慢聚集一起。其次,童黨的活動空間相當有限,普遍活躍在社區范圍內,例如屋邨的公共設施,包括球場及公園等。最後,童黨進行欺淩行為時,受虐者與施暴者未必有直接關係,參與其中的施暴者可能只是被朋黨號召出動,雙方事前未必存在直接的衝突糾紛。

事實上,童黨欺淩問題已經纏繞香港20多年,最轟動社會的莫過於1997年有14名童黨參與的秀茂坪童黨燒屍案。不過,近年社會似乎略為輕視童黨欺淩及青少年暴力傾向的問題。

問題一:朋輩互相模仿換認同 誤會能分擔責任趨暴力犯罪

台大社會學系助理教授陳易甫早年撰寫《暴力知識結構與青少年暴力行為:一個社會認知理論的觀點》一文,指出朋輩的影響是青少年確立暴力知識結構的重要因素。因為青少年在成長階段渴望受到認同,當周遭存在施行暴力行為的友伴時,也更容易傾向參與其中,以換取對方認同。另外,由於不少年青人期盼能在朋輩面前,展現自己「不是好欺負」的形象,故當年青人聚眾在一起時,周遭友伴的人數多寡,也會影響年青人傾向使用不同的暴力行事風格,包括採取不同的暴力方式,以及不同傷害程度的手段。

在文章中,他指出有外國學者提及「友伴傳染」這個概念,來解釋朋輩對於青少年的社會與情緒能力的影響。所謂友伴傳染,即青少年在與朋輩互動中,能互相受到負面影響,包括行為上的問題(暴力的手段),以及情緒的上的問題(如憤怒、懼怕或憂鬱情緒)。而當負面情緒與個人暴力行為產生連結,如青年人身邊存有暴力型朋友,則較有可能在互動的過程中受感染,進而與他們一樣,發展出憤怒的感知風格來行事,包括採取暴力手段去解決問題。

朋輩的影響是青少年確立暴力知識結構的重要因素。(《三五成群》劇照)

問題二:家庭結構影響成長發展 青少年可能欠理想學習對象

本身是註冊社工的屯門區議員曾錦榮認為,青少年在心理發展過程中,有發展認同與親密感的需求,當家庭系統無法滿足相關需要,甚至是造成阻礙,他們便容易作出偏差行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