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奴】港人屈居「樓奴港」 解構「租奴」及「佛系樓奴」

大佬来报道 2020/06/18 檢舉 我要評論

到底何謂「樓奴」?理工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形容,港人為了幾百呎空間忘記人生其他選擇,「所有精神、時間、人生目標都只為了間屋,已被房屋勞役自己」。

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則指出,住屋開支佔了市民月入一大部分,就算選擇租樓也沒有更便宜的選擇。

早前與公屋聯會合作,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進行「香港樓奴指數調查」,以下介紹「租奴」及「佛系樓奴」實況。

租奴

租樓開支佔可支配收入80%或以上,相當於住屋開支佔總收入30%或以上。

中產市民如果無法負擔高昂樓價,又抽不到居屋,別無他法下只能在私人市場「捱貴租」;仍在輪候公屋的基層家庭,無法繳付租樓的昂貴租金,則只能忍受惡劣居住環境,蝸居於劏房;另外也有家庭不想被供樓「綁死」,決定一生租樓。

無論來自哪個階層,「租奴」的共通之處是每月收入被貴租蠶食,隨時被業主加租逼遷,生活難談安穩。莊太量認為,租樓不是長遠之計,打工仔的租金開支或已佔月薪四、五成,退休後沒有收入,難以維持生活。

莊太量擔心,租樓人士退休後沒有收入,難以維持生活。(梁鵬威攝)

對不少年輕情侶來說,租樓是上車前的過渡期,但貴租卻先蠶食一部分收入,扣除生活開支後要為首期儲蓄,淪為「雙重樓奴」。《香港01》民調發現,約六成四租戶表示已放棄置業計劃,或只選擇抽居屋。這類「自我放棄」的受訪者中,有近六成人表示無論如何也無法儲夠首期,四成七人表示即使能支付首期,也難以負擔樓宇貸款,更有七成人表示住公屋比租或買私樓都好。

佛系樓奴

因各種原因而無法搬離家自行買樓或租樓居住,被迫與父母同住的人,以及因樓價過高而放棄買樓或租樓人士。

上車置業難如登天,租樓又不是長遠方法,一些年輕人寧願做「佛系樓奴」,不儲首期,不入紙抽居屋,相信緣份到了,屋會自然來。民調中,有三成半受訪者表示,未來十年無打算搬離現時居住單位,當中近八成為18至29歲的年輕人。

同一批受訪者中,有八成人認為買樓不是唯一選擇,五成半人對置業想法悲觀,認為自己的儲蓄難以應付首期。年輕人對房屋問題的看法正在轉變,過往多認為有需要租樓、買樓才下決定,但現今多趁早申請公屋,或索性放棄搬離現時居所。

鍾劍華表示,近幾年上課時問有多少學生打算畢業後儲錢買樓,被學生直指「離地」兼喝倒采,甚至被反問:「知不知道我們畢業後工資多少?」他擔心,當年輕人覺得自己沒有立錐之地、找一個安身之所都有困難的時候,難免會有挫敗感,對未來失去希望。

然而,住屋是人的基本需要,即使不買樓,也要租樓,莊太量坦言,年輕人在住屋上無放棄的餘地,「除非打算一生都不結婚、不生孩子,與家人同住」。

近年不乏具大專資歷之年輕單身者申請公屋,只求早日獲得居住的安全網。按2017年房委會數據,「配額及計分制」下的單身公屋申請中,30歲以下申請者中具專上教育或以上程度佔73%,較2013年上升5個百分點;同時61%新登記申請是以學生身份申請。

人們常說年輕人應該追夢,然而在香港嚴重扭曲的房屋供求環境下,許多年輕人追求的只是「公屋夢」。有即將三十而立的年輕人接受訪問時坦言,為了上公屋,過去五年主動向老闆要求「不升職、不加薪」,以維持「上樓」資格。他認為,自己與21萬劏房戶一樣有住屋需要,而且他抗拒用畢生積蓄上樓,「射落海都唔益地產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