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霖死因研訊】精神科醫生:陳患對立反抗症 非思覺失調

本站副編(三) 2020/08/25 檢舉 我要評論

陳彥林母親(中,白衫者)坐車離開法院。

死因研訊主任緊接傳召青山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醫生楊禹行作供,

他憶述去年8月19日,

陳因破壞女童院內設施,

情緒不穩下被送往屯門醫院治理,

楊醫生隨即應要求前往會診,

其間陳向他透露警方曾派員到女童院瞭解事件,

當她得悉該些警員為輔警後,

便萌生貪玩念頭,

未料待他們離去後產生失落的感覺,

腦海中有兩把聲音批評自己,

故陳便開始自殘,

但她強調並非想真正殺害自己。

陳又認為「搞啲事出嚟就可以送到醫院。」,

拒絕接受精神科服務,

其後亦自知需「乖啲,否則就要繼續留耐啲女童院。」


楊醫生抵達病房時,

見陳被捆綁在床上,

於是上前檢查,

發現她左前臂及右手有咬痕,

而右腳則有瘀痕,

診治期間陳雖大聲喝罵身旁警方及社工等,

但其說話有條理,

情緒平穩,

表現合作,

認為她沒有思覺失調、

思想錯亂、

幻聽、幻覺、妄想或認知問題,

診斷其乃典型急性壓力反應及對立性反抗症。

楊醫生解釋一般人一旦遇上壓力,

腦海中會呈現重覆思想,

終致「好似有把聲音同佢講嘢咁。」,

陳純屬此情況。

相反,幻聽幻覺則為患者面前沒有任何人,

但實際上聽到有人在耳邊說話。

楊醫生指他與陳會面後有寫下建議,

及後由急症科評估情況,

若跟進程式如毒理測試等,

無特別發現可出院,

但陳是否出院並非由楊醫生決定。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楊,

「對立反抗症」是否屬精神問題,

楊解釋指「對立反抗症」由情緒、行為及心態所構成,

情緒方面患者會容易情緒失控、

行為方面則常會與權威人士如師長父母有拗撬、

心態則容易埋怨他人,

有報復性心態,

而該些情況出現持續半年或以上,

會影響患者身邊親友,

對其社交、學業、工作亦有影響,就診斷而言屬精神病。

對於患者會否平日表現正常,

但某時態度突變,

楊則表示患者對指定人物或會有反叛行為。

楊續稱,

「對立反抗症」嚴重者會變成「品行障礙」,

會傷害人、破壞財物、犯法、偷竊等等,

但「對立反抗症」不會依靠藥物作治療,

主要透過行為治療。

楊亦表示「對立反抗症」與一般思覺失調精神病有所不同,

但患者會有較高濫藥機會。

陳母則問及,

楊醫生如何分辨陳所聽到的男女聲屬「腦海聲音」,

而非「幻聽」,

楊回應指當時陳聽到的不是真實聲音,

而是出現在腦海的聲音,

楊亦表示他曾與陳傾談,

並無不理會她。

陪審團亦問及,

「對立反抗症」會否導致患者自殘,

楊則表示比起普通人,

患者尋死的機會較高。

但當時陳親口否認自己有尋死念頭,

「知自己做嘅嘢唔會死」,

沒有想傷害自己的情況。

另一精神科主診醫生鍾加詠供稱,

陳曾親口表示「寧願去懲教所,都唔想翻返去女童院。」

於8月21日,陳聲稱再沒有聽到那些聲音,鍾遂判斷陳情況適合出院,

同時建議處方鎮靜藥物,有需要時服用,

但並不清楚急症室部門最後有否處方藥物。

鑑於陳本人及陳母不願覆診,

故未有發出覆診通知書。

陳母質問鍾,

是否記得她曾反映陳被男人聲纏繞一事,

「你自己講咩自己都唔記得?」

鍾指醫療紀錄上沒有列明,

重申按一貫做法,

如有聽到一定會記錄下來。

法庭記者:葉君怡 陳楚琨

精神科醫生指診斷陳彥霖時其說話有條理情緒平穩。資料圖片

Source: headline daily

以上為backup 及轉載用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