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疫情下與妻女分隔兩地 失業廚師淪落街頭 孤獨過節

牧尘 2020/06/20 檢舉 我要評論

年過半百,淪落街頭,瑟縮一角的阿強(化名)悲從中來,眼淚在眼眶打轉卻不敢讓它流下來。因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任職中菜廚師數十年的阿強只能做散工,曾試過兩個月無工開,一度淪落街頭,「人哋過年個個喺屋企,好溫暖,我喺文化中心外過夜,又寒又凍,想替工又冇得替,幾慘!」

野宿兩個月,直至三月在社工協助下租住床位,現時靠一周數日做散工維持生活。失業、野宿問題可解決,令阿強難以忍受的是因疫情要與妻女分隔兩地,獨自度過了農暦新年、生日等,今年的父親節是孤單的,掛念女兒的阿強希望疫情快過,「想好似往年父親節咁,一家人食飯、慶祝。」

父親節就到,想見下屋企人,同佢哋食下飯,家庭樂,等大家開心下。

阿強

阿強從未想過自己會失業、會瞓街,露宿街頭令他感受良多,體會到擁有溫暖家庭的重要。

年屆六旬的阿強,於廚房內打滾了逾30年,任職廚師的他,月入可達逾2.5萬元,足夠一家三口每月開支。內地妻子及女兒不願來港生活,認為生活節奏太快及房租太貴,於是阿強選擇在深圳租房,並將住在長沙的妻女接到深圳住,促進一家人的感情,及陪伴女兒成長,「可以陪下阿女,收工見下面,傾下計,促進感情,每個家庭都想一家人齊齊整整。」

月入逾2.5萬元大廚失業 淪落街頭近兩個月

惟好景不常,阿強稱去年底,其工作的油尖旺一帶酒樓生意轉差,他兩個月間轉了六、七個工作地點,不斷找散工做,眼見收入大減,為了省錢交租、交女兒學費,他成為了「麥難民」逾一個月。直至農曆新年前,阿強為女兒交了5,000多元人民幣的學費後,身上只剩下百來元,於是將深圳房子退租,妻女返回長沙老家。二月開始疫情肆虐,餐飲業更難找工,獨自留港的他住不起劏房,最終淪落街頭,「焗住瞓街,未感受過露宿街頭,好辛苦,覺得好唏噓。」

過去阿強從未想過自己會失業、會瞓街,最難忘的是年初一那晚,他瑟縮在尖沙咀文化中心一角落,看著街上的行人,感受著別人的佳節氣氛,「人哋過年有溫暖家庭,我瞓喺街頭,又寒又凍,真係眼濕濕,感受到一家齊齊整整最重要。」

經歷失業、露宿,阿強認為「人唔使要求咁多,知足常樂,家庭快樂最緊要。」(蔡正邦攝)

人哋過年有溫暖家庭,我瞓喺街頭,又寒又凍,真係眼濕濕,感受到一家齊齊整整最重要

阿強

然而再苦,阿強亦沒有在妻女面前提及瞓街,直至現在家人也不知他曾露宿,「自己承受,唔想畀屋企人知道個苦楚,唔想另一半去擔憂。」呵護女兒的阿強稱,雖然知道女兒會體諒,但將來亦不打算向女兒提及自己露宿的事件,希望女兒能健康成長,不願因自己影響她的心態及自尊。

掛念妻女 最想一家人團聚

原本計劃新年時回內地探望妻女的阿強,因疫情爆發最終無法前行,一家人已逾半年沒有見面,每天只靠電話談談家常,「咁耐冇返,我都好掛住佢哋,佢都掛住我。」今年三月阿強獨自度過生日,幸好當時在社協的幫助下,成功租住床位,「好彩唔使喺街頭過生日。」從阿強的言談間,得知他很重視節日,過去每逢節日必會一家慶祝。父親節將至,今年一個人的父親節,他最想一家團聚,「想見下屋企人,同佢哋食下飯,家庭樂,等大家開心下。」

跟進阿強這個個案的社協幹事吳衛東稱,自疫情爆發後,本港多了回流港人首次露宿,他們平時在香港工作,但於內地居住,疫情後為工作而無法回內地。亦有港人失業多時,身無分文從內地回港後,更因要自費入住檢疫中心,而需要問人借錢,離開營舍後便露宿街頭。吳衛東認為,政府應增加無家者宿位,及盡快提供失業救濟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