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線新聞 正式玩完

本站總編 2020/08/09 檢舉 我要评论

【明報專訊】香港曾經是一個良幣能夠生存的時代。那時代,有線電視新聞部是全行公認做得最好的新聞台,好記者投身,忠實用戶訂閱,支持新聞走在事實最前線。我們有報道李旺陽、揭發川震豆腐渣的有線中國組,有報道牛丸無牛,洋垃圾滯港的《新聞刺針》,還有《香港奇則》、詹sir驗樓的《樓盤傳真》,新聞又快又紮實尖銳,吹牛講句,Cable新聞都贏(吹下牛,行家不要傷感情)。然而,這都是good old days了。

最新消息,有線電視新聞部高層地震,震走了帶領新聞部十幾年的馮德雄,交由亞視記者出身的謝燕娜主管。這消息在今時今日的香港不算什麼大新聞,甚至連登熱門榜也上不到,但對於傳媒仍然是震撼的,區家麟更以「香港就是這樣完蛋的」來形容。我們這一代在Cable美好時代長大的記者,也整天在互相哀嘆,然後各自掉眼淚,然後再各自無助黯然。有線曾經是一代記者快樂的新聞部,我們曾身處其中而懵然不覺,回望才知那是最好的時代。

先做期望管理,原諒我思緒混亂,我原本想寫一些行動post,最後卻不知所云。先回帶到2012年,被震走的馮德雄是我的伯樂恩師,是他請我來有線。我由大台轉過來,只加薪500元(多番爭取下),還要降職,職銜由高級記者降至記者。行家說「魚唔過塘唔會肥」恭喜我轉工,嘻嘻,我唯有展示神秘的笑容,但笑容是真心的,皆因我心裏真的高興,高興能夠穿過「時光隧道」走入有線新聞部。「時光隧道」是有線新聞部門口的一條長走廊,透明的膠地板,下面是一盞一盞燈,走過時鞋子踏踏響,牆上寫著新聞格言並掛著一部一部電視,播放有線不同頻道的節目。這是很多記者渴望投身的新聞部,想做好新聞也想來這裏學師。

Cable新聞的價值觀

我一個小記者來到大觀園,最記得是每早開會。所有港聞記者無論職級也可以/要出席早會,負責當值的記者已一早讀過各大報章,列印了重要和可跟進的報道,在會上匯報。然後採訪主任讀一讀當天的採訪工作(assignments),讓所有人也掌握全域,接著我們(主要是採訪主任和資深記者)便會討論做什麼新聞、跟什麼角度。我這小薯在會上超興奮,因為在過去的記者生涯(曾任職方向報和大台),我從未有機會開早會,我理解大部分的新聞機構,採主負責新聞部的決策,記者只會在早會後被委派採訪工作。Cable的早會正正反映新聞部沒有太多的hierarchy(階級制),而每天聽採主討論新聞是一點一滴的新聞教育。我最記得有一次早會在討論《明報》揭發統計處前線統計員在收集問卷時造假,馮德雄說我們要大力跟進這新聞,因為統計處有如天文臺,理應是科學可靠,不能輕輕放過,然後提出幾個具體方向跟進。那時候的我雙眼變心心形,原來記者是要為社會捍衛一些價值。

在有線新聞部,我耳濡目染學做記者。採主教我,記者是要inform社會,令社會能作一個informed decision,所以我們的工作是訪問當事人(人證),查資料搵數據(物證),如實報道,讓觀眾理解事實後自行判斷。我們講「人話」,不用煞有介事講廢話講官話。讓我舉些具體的新聞例子,我在Cable的第一年,揭發食環署的回收供應商假回收,多年來把三色桶的回收物料交予太太成立的環保公司,然後由太太的環保公司把回收物料丟棄垃圾房,「左手交右手」竟然合法又合乎合約。再因此追查香港的回收率有幾多水分,繼而揭發大量洋垃圾經香港轉口,有幾年廢塑膠的入口竟然較出口多,帶出洋垃圾滯港的問題。一個膠樽牽引的連串報道,最後令環保署承認回收率計算有誤要檢討,立法會亦召開會議商討洋垃圾情況。

容我再舉一個更具體但得罪人的例子,對我來說,Cable和大台的分別是什麼?在大台工作的4年,我耳濡目染最多的是如何化靚妝著靚衫做一個「靚扒」(standup),整個報道也不比扒靚不靚重要,而令管理層憤怒的,是憤怒得衝出房大罵,某主播的耳環太誇張。還有記者在Cable看的,是WiseSearch有沒有其他傳媒引述自己的報道,但在大台看的是討論區有沒有人討論自己。利申,我個人經歷絕對是片面的,很大可能是我醜人多八怪才記得這些,但我試圖舉這些例子,是想講那美好的時代,Cable是一個心無旁騖、專心志業的新聞部,我們囊括大部分的新聞獎項,我們在觀眾欣賞指數名列前茅,而我們的WhatsApp穀名是「Cable快樂新聞部」。

我2015年離開Cable,之後輾轉做了獨立記者,為不同媒體供稿,但我的基本功也是從Cable學到的。記得2018年做《鏗鏘集》〈三中商〉,《明報》陳帆川的專欄寫:「整輯節目留有有線新聞的影子:層層推進的公司查冊與追訪、親赴涉事人住所外拍門、在高官出席公開場合時追問。這些都跟《新聞刺針》如出一轍。」又或者之後我做的7.21報道,找CCTV、公司查冊等等,都是Cable教落的「揼石仔」,紮實地找出人證物證。

說到這裏,亦暴露了我的盲點。我已離開Cable 5年,我說的也是老好日子,但這幾年的Cable經歷2017年易主,去年凍薪減薪放無薪假,馮德雄屢被質疑政治審查涉及六四的新聞等等。我希望現在Cable的同事,不要怪我這些老屎忽說些離地的老話。雖然我已毫不掌握現況,但作為一個忠實的觀眾,仍然看到你們在如此艱難時期的用心報道,例如最新的「第一期保就業逾200間0人公司」、例如化繁為簡非常紮實一連6集的「解構國安法」、例如「麥難民」、「追查CSI口罩」、「記者訪159新工會會址」、「番薯做鼠患指數鼠餌」等等,不能盡錄。我覺得good old days的Cable新聞價值還未消失,還未消失。Cable仍是我心目中做得最好的新聞台。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