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頌雄無悔支持修例 議席得失只在一時 社會撕裂難補

過人君 2020/07/18 檢舉 我要評論

去年6月,200萬市民走上街頭,最終令特首林鄭月娥暫緩修訂《逃犯條例》。作為政府後盾的建制派陷入腹背受敵之境,前有民主派支持者狙擊,後亦難向選民交代,演變成區議會變天、建制錄得史無前例大敗局面。紮根元朗天恒區16年的工聯會雙料議員陸頌雄,經歷修例風波後亦痛失多年陣地,慨嘆修例是4年來最遺憾的事。面對議席的失利,陸頌雄覺得任何個人得失已不重要,如何為過去一年的社會撕裂療傷,才是大家最需要面對的議題。

從政17年,陸頌雄最大的心願是在議會上與泛民唇槍舌劍,會後彼此可以談笑風生。會期將結,泛民建制經歷連串風波已結下重重心結,17日立法會會期最後一次會議後,民主派拒與建制派拍攝大合照,結果兩邊陣營各自於會議廳內外影相。刻下連一張大合照也容不下的情況,無疑是回歸以來最差的局面,陸頌雄寄語任何陣營,風暴過後要反思接下來如何尋找出路,重新建立國家與香港的命運共同體。

陸頌雄辦公室牆上掛上的照片,正是地區上的不同板塊,有長者、有兒童,亦有基層。

既是新丁 亦是老將

以勞工界代表首次躋身立會的陸頌雄,早於2004年在元朗打併,成功連任4屆區議員,戰績彪炳。縱然晉身立法會,陸頌雄並沒有放下地區工作,辦公室牆上掛上的照片,正是地區上的不同板塊,有長者、有兒童、亦有基層。如今失落區議會,陸頌雄最不捨的就是街坊情,「由第一日做工會,第一日落區,到做立法會議員,我都係用同一個電話號碼,傳媒搵我又係呢個,街坊搵我又係呢個,屋企人又係呢個」,這種與街坊的連繫,抹不走。

少了一個陣地服務市民,陸頌雄坦言感到失落,但於自己而言,無論是區議員或是立法會議員,都只是其中一種服務形式。按照工聯會「家規」,勞工界議員只可出任一屆,要連任就要轉戰直選。今日工聯會宣佈,陸頌雄將為同黨的鄧家彪抬轎出戰九東,未必能再重返議會。陸頌雄於數月前接受查詢,已明言「Day 1已經預視到今日情況」,而今日的他心意亦無改變。面對反修例風波後撕裂的社會氣氛,他坦言,建制派不容易於直選議席上有明顯增長,在成全大局、穩住建設力量最大多數的前提下,退下火線是最好的選擇。

好大機會變成雙失議員,陸頌雄顯得相當豁達,與其稱自己為一個從政者,他更傾向將自己定位為工會工作者,「議席絕對不是一個工會工作者嘅生命,工運、工會好多工作可以繼續」,而工聯會所強調的社會公義、以工人權益為依歸,正正就是工聯會不會出現「爭櫈仔」的原因,「工聯會從來冇分地區系、工會系,就只有一個工會系」,薪火相傳,是勞工界長久以來的傳統。

風起雲湧 荊棘滿途

要形容過去4年的議會生涯,陸頌雄沉思了一會,說出「風起雲湧,荊棘滿途」8個字。對於建制派而言,無一不被修例風波逼迫得騎虎難下。即便到了今時今日,陸頌雄仍直言自己無悔做推手,概嘆的是修例遭人抹黑、妖魔化,「政府暫緩並非聰明嘅決定,只能透過通過修例先證明到冇問題」。

順應了民意,泛民卻未有罷手,是陸頌雄最氣憤的一件事,「好清楚地表明暫緩,等於撤回,點解尚要讓反修例風波激發下去?」憶述2003年的反23條浪潮,政府暫緩後便鳴金收兵,不破壞香港根基是社會的共識,陸頌雄不滿泛民今次令事件演變成全面對抗,令死結愈來愈緊,「繼續支持煽動市民『五大訴求』,暴力違法嘅所謂抗爭,完全睇唔到對香港帶來咩好處」。

其後,國安法出臺,陸頌雄認為是泛民「成功爭取」的,「中央在港一定有其主權,要將中央排除到接近消失嘅地步,一定不會許可」,泛民以港人及「一國兩制」作為賭注,這一仗,陸頌雄感喟泛民輸得沒有彎轉,將香港政治生態徹底搗亂。「最大責任係泛民喺616後不知進退,貪勝不知輸,想贏到最盡」,社會創傷經已造成,陸頌雄認為任何個人得失已不重要,建制議席失利亦只是一時一刻,「03年都試過好大嘅挫敗,花時間總會贏返黎,但社會嘅撕裂,香港於國家發展藍圖上嘅位置,需要花好大嘅力氣修復」。

對於建制派而言,無一不被修例風波逼迫得騎虎難下。

風暴過後 僵局待解

今屆議會之初,陸頌雄曾受記者邀請,與自己的籃球學界老對手、民主黨林卓廷對決,二人當時仍能談笑風生,在還是議會新丁的陸頌雄看來,林卓廷是泛民中「傾到偈」的同事,適逢其時新政府上臺,陸頌雄更寄望有新的開始,新的溝通空間。

然而事與願違,新開始未見,卻引爆了一個政治核彈,泛民建制陷入僵局。陸頌雄最氣憤的,是泛民不懂妥協,「泛民好多叻人,但政治上佢地係蠢人,議會要挑戰中央政府,沒有智慧地追求嗰啲理想,係適得其反、愚不可及」。在陸頌雄眼中,香港的核心矛盾是貧富懸殊、階級問題,泛民攻擊的卻並非矛盾本身,而是轉化為身份政治,排斥內地,對抗中央,將民意引導至反中的方向;很多勞工議題,變得沒人關注,今屆都泡湯了。

陸頌雄說,現時的狀況是回歸以來最差的境地。被問到與泛民是否尚「有偈傾」,他笑言,可能在另一個平衡時空有吧。一個埋藏在陸頌雄心中多年的心願,是兩派如美國共和民主兩黨般,在個別議題針鋒相對,在國家利益立場高度一致。陸頌雄回想從政以來最開心的一刻,是2010年政改方案獲得通過,而民主黨站在支持的一方。通過政改那一日,一大早便走到舊立法會排隊入旁聽席的陸頌雄,今日憶起仍雀躍地描述得繪形繪色,依然記得自己當時在會議廳偷偷自拍紀錄歷史一刻。

「我陸頌雄從政就係要爭取民主」

「政治就是在妥協及螺旋中向前走」,陸頌雄說,過去建制泛民的分歧只在於民主進程的快與慢,與中央關係的遠與近,「湯家驊、羅致光、張炳良,佢地冇民主嘅追求咩?我都有民主嘅追求,我陸頌雄從政就係要爭取民主」,政改方案通過不了,對香港是災難,對公民利益更是災難;民主從來都是要追求的事,問題是要什麼形式的民主。「民主派由泛民變成反對派,再變成攬炒派」,陸頌雄指,任何陣營在這個時局,都要反省接下來怎樣走,才有出路。

陸頌雄笑言,自己做到議會「小鋼炮」已是不錯。

4年議會之路將結,陸頌雄留下的是其聲如洪鐘、連場金句的議會形象,頗有其前輩「建制重炮手」王國興的影子,陸頌雄自言喜歡興哥形象鮮明的論證方法,若然自己能留下「小鋼炮」的美名已經不錯。作為勞工界議員,最遺憾的是標準工時尚未見蹤,空置稅被拖死,即使未必能重返議會,陸頌雄稱,仍會堅持在地區層面做工會工作,工聯會十字方針「愛國、團結、權益、福利、參與」,議席從來都是放到最後,個人以至香港的發展都要建基於國家之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