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N號房 氹上酒店玩成人直播 300受害人捲最大[性·侵]案

大佬来报道 2020/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韓國早前發生N號房案件,犯罪者透過社交媒體Telegram上建立的多個聊天室,對女性進行性威脅所取得的資料、相片、影片等發佈在聊天室中,甚至進行直播,內容部分極具[猥.褻]成份。韓風襲港,根據蘋果日報報導,香港原來也爆出所謂港版的N號房醜聞,並且已有多人誤墮不法分子的陷阱,主謀據稱有某上市公司富豪撐腰。據報導,受害者恐怕至少有300人。

據報導,在香港有人在多個社交平臺交友,並哄騙對方拍下[自.慰]片段,然後威迫利誘對方到五星級酒店訂下的「AB房」試鏡,聲稱影片只供一名超級富貴觀賞,怎料墮入恐懼斗室,有受害人在「A房」慘遭變態淩辱後,還被欽點到「B房」進行[性.交]。而拍下的[性.虐]片更成為受害人「死穴」,被迫無止境拍片,否則片段公開,讓受害人跌入無底深淵。

據蘋果日報追蹤報導揭發,部分影片已流出在網上有價有巿,受害人無辜成為AV主角,估計捲入該[性·侵]案人數多達300人,有受害人已報警求助。

韓國早前爆出N號房[性·侵]案萬人震怒,變態主腦以提供兼職作利誘受害人拍攝露臉的[裸·照],再以此要脅拍攝[性.虐]片,否則會把[裸·照]傳給其身邊人,同時在Telegram建立多個聊天室,並按不同級別向會員收費發佈[性.虐]片,包括少女遭輪奸、被迫吃屎飲尿、毛蟲放【下☆體】等。事件揭發受害女性多達74人,最年輕僅11歲。

孰料香港近日也發生手法類似的「翻版N號房」[性·侵]案,蘋果日報接觸當中4名受害人,不約而同透過社交平臺認識一名自稱製作公司經理人的「陳X希」,對方以時薪1000元(港幣,下同)招募演員,到五星級酒店玩派對直播,聲稱影片只供一名幕後富商觀看及收藏,不會流出。

部份受害人起初抱著「有得玩、有錢收」心態參加,但亦有部份受害人因自拍露臉的[自.慰]片給對方,而慘遭恐嚇要脅,無奈到酒店房內拍下[性.虐]片。有受害人事後憶述,房內早已預備大量道具,包括雞蛋、車厘茄、皮鞭等進行變態拍攝,一旦退縮,阿希就立即恐嚇找黑社會出手,受害人終被霸王硬上弓。

據知,主腦阿希每月會舉辦一次至兩次拍攝活動,且每次設有不同主題,包括「射雕英雄傳之棒打鴛鴦」、「新舊男神對決」、「牙刷之夜」等,但自稱身在加拿大的阿希並不會親身到場,而是預先訂好兩間酒店房,他們稱之為「AB房」,「A房」用作拍攝,「B房」用作[性.交]易。現場至少兩名工作人員,一人負責設置腳架拍攝,另一人則負責接送演員。

每次拍攝均為兩日一夜,相當緊湊,由下午2時取房後一直拍至午夜12時,每1小時至1.5小時為一節,每節最多4名演員。負責拍攝的工作人員會利用手機以通訊媒體Skype給阿希進行現場直播,阿希會擔當導演隔空指導,例如指示演員表演床戲,內容涉及[性.虐],甚至要求演員玩3P、4P,更是假戲真做,過程相當變態。有演員事後透露,曾在拍攝過程中受傷。

部份環節會有嘉賓或觀眾在場觀賞,原來他們可在拍攝過程中揀選心儀對象,只要向工作人暗中付款500至750元,在拍攝完畢後,被揀中的演員會被帶到「B房」進行[性.交],如有不從,即被威脅公開[性.虐]片,令演員最後無奈就范。如沒有被選中的,在拍攝完後,由另一名工作人員分別送到大堂離開,以免演員之間有交流或聯繫。

有演員起初以為拍片「一筆清」,怎料,阿希會以手持[性.虐]片做「武器」,迫令演員無止境拍攝。由於部份演員曾簽合約,阿希更會以違約作威脅,要求天價賠錢「贖身」。事後有演員不忿被[性·侵],更有感自己被當成「鴨仔」賣淫,感到萬般羞辱及污穢,要求退出,但不斷收到阿希的訊息恐嚇及勒索,及將其[性.虐]片傳予朋友、上司及家人,令他們惶恐度日。

記者幾經追查,發現阿希掌握至少有300演員的「實名資料」,包括個人資料、身份證副本、電話號碼、facebook或社交帳戶相片、住址、工作地點,以及他們露臉的[自.慰]片和[性.虐]片等,部份演員更是專業人士或公司高層。近日,記者更揭發有部份[性.虐]片已流出,在多個社交網站及討論區火速轉載,記者與賣家接觸,發現對方手上不但持有原片,更為部份演員設立個人相集,以「menu」形式供買家「點菜」,可選購[裸·照]、沖涼片、[自.慰]片或[性.虐]片等等。

報導指,由於有部分受害人已到警署報案,報案人數相信將不斷增加,他們希望警方能儘快破案,將主腦繩之於法,為受害人討回公道之餘,最重要是將他們從火海中拯救出來。報導引述專門處理刑事案件的律師陳惠源表示,「AB房」的操控者至少涉及14宗罪,當中包括至少7條性罪行,而受害人非自願下被要求3P、4P,更是假戲真做,操控者可能已觸犯俗稱「[雞.奸]罪」的《未經同意下作出的[肛.交]》,一經定罪,可判處終身監禁。

而大律師陸偉雄亦驚訝事件涉及多宗刑事罪行,包括勒索、恐嚇、非法禁錮、非禮及導致賣淫等等,當中不少罪行相當嚴重,認為警方應該嚴正處理。由於涉案人士眾多,他建議受害人考慮集體訴訟,儘快制止事件繼續蔓延,以免再有更多人受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