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霖死因研訊】陳母作供披露身世 認曾拒替女兒保釋亦無跟進情況

本站副編(三) 2020/08/24 檢舉 我要評論

曾參與反送中集會的15歲職訓局青年書院女生陳彥霖,去年9月底離奇赤裸浮屍海面,警方及後指死因無可疑。

死因裁判法庭決定就案件召開研訊,今早開審。

案件早上9時30分開始抽選陪審員,最終選出兩男三女。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表示,將會傳召30名證人,審訊為期11天。

陳彥霖的母親為案中首名證人。

陳彥霖母親今早到庭後獨自坐於近親席,她將會是本案首名作供證人,庭上暫未見其他家屬的身影。

本案由大律師曾藹琪擔任死因研訊主任,大律師馮國礎則代表醫院管理局一方。

死因庭首先傳召彥霖的母親何姵誼作供,今早已作供完畢。

她作供時多次哽咽,不時拭淚。

陳母供稱,她於2003年在屯門醫院未婚產下彥霖,當時她與彥霖父親同居,但沒有結婚。

稱彥霖生父[吸·毒]兼施家暴

彥霖出生後,一家三口一同居住。

惟直至彥霖3歲時,彥霖生父[吸·毒]兼施行家暴,母女遂搬到彥霖外公家中居住。

後來陳母搬走,彥霖則繼續與外公同住,母女平均每週見面一次。

陳母指,母女在旁人眼中像兩姊妹,雖然間中會吵架,但彥霖會主動哄回她。

雖然母女不同住,但兩人會用電話及WhatsApp溝通。

陳母供稱,彥霖曾於去年8月、即案發前一個月牽涉一宗襲警案。

案發當天彥霖前往塘福懲教所探望男朋友。

及後陳母接獲社工來電,通知她往接彥霖;

惟陳母當時正在工作,最終著彥霖的外公接她。

陳母其後得悉,彥霖當日與男朋友的父親一同乘的士到東湧,惟她不願意下車,著司機駛回懲教署。

由於她沒錢付車資,最終的士司機報警。

彥霖更踢了接報到場的女警,最終被警員拘捕並押返梅窩警署。

陳母到達警署後,目睹女兒不斷「行來行去」、自言自語,並形容彥霖處於極差的精神狀態。

陳母哽咽謂,平時女兒看見她後,會開心表示「你嚟啦」,「因為佢(彥霖)覺得媽咪會救到佢」;

但當日彥霖卻只是異常冷淡地打招呼,之後沒再理會她。

陳母流淚形容「唔係平時見嗰個女」,又指聽不懂她在說甚麼。

「完全不能接受個女變到咁」

警方要求陳母為女兒保釋,但陳母拒絕,因她完全不能控制彥霖,最終陳母著警員送女兒入院後離開。

陳母指女兒須就襲警案於9月12日上庭,惟她沒有陪伴女兒上庭,「因為完全不能接受個女變到咁」,又指「唔識面對」。

當月12日案件再訊前,裁判官曾向彥霖頒下保護令,「因為佢之前成日失蹤」,彥霖須入住女童院。

陳母透露指女兒過往亦曾入住女童院,她首次入住時就讀中一,每次入住時間為50多天,曾入住3至5次。

研訊主任問陳母,女兒因襲警案入住女童院後,「你作為母親有冇跟進女兒的情況」,陳母答稱沒有跟進,只透過姑娘與女兒聯絡。

其間姑娘曾致電陳母,指彥霖「情緒唔好」,被送往屯門醫院就診。

母稱港鐵職員來電指撿獲彥霖物品

陳母續稱,她於去年9月19日在韓國旅遊期間,收到港鐵的FaceTime來電,對方稱撿到彥霖的物品,要求她取回。

陳母稱同日開始,已無法聯絡彥霖,「全日WhatsApp都唔覆」,惟平日彥霖均會交代行蹤。

研訊主任查問,港鐵的來電號碼為何,陳母稱不記得。

陳母續稱,她於同月20日早上收到彥霖一名知專學院趙姓同學的訊息,指彥霖當日缺課,又稱前一天與彥霖乘坐港鐵到美孚站時,彥霖沒有下車,趙遂自行下車離去。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