滯留機場內地婦被拒轉機北上遣返杜拜 微博撰文斥做法無人性良知

看破紅塵 2020/06/28 檢舉 我要評論

11名非港人旅客上週六坐阿聯酋航空「疫機」EK380來港,滯留香港機場5天,事件轟動全城。衞生防護中心上週四淩晨終特別將他們送到檢疫中心,但並不視作入境香港。

《香港01》記者發現滯留者中有一名內地婦人在微博撰寫長文,交代搭乘班機來港,在機場滯留五日、及被送檢疫中心隔離的經歷。文章中承認,自己一開始不清楚「複雜的轉機政策」,但她批評阿聯酋航空的人員在登機前,並未提醒他們目的地的過境安排,更沒有檢查他們是否符合目的地入境或過境的資格;後來又指入境處已經沒收一行人的護照,而上週五(28日)她亦收到香港政府公函,指明他們被拒絕入境並被羈留,並需要在7月6日被羈押回杜拜。

她在長文解釋指,自己與未婚夫本是為了返回內地見重病親人,斥作為「中國公民」應該被遣返回內地,認為怡中航空公司及香港入境處將他們視為包袱,指「絲毫不考慮我們這些沒有簽證的中國公民在迪拜轉機區如何存活下來,這是一種極不負責任的態度和毫無人性良知的做法。」《香港01》正就事件向入境處查詢。

該名內地婦在微博以「怒搖」為名撰文,標題為「作為中國公民滯留香港機場五天隔離十天再被遣返回迪(杜)拜是怎樣一種體驗」。她說未婚夫在武漢的母親胃癌晚期,故而二人希望返內地探望,惟好不容易購得機票後,卻被拒絕入境,滯留在香港機場5日後才被送往檢疫中心隔離,之後更收到香港政府公函,拒絕他們入境,將在7月6日將一行人遣返杜拜。

曾向中聯辦求助 斥阿聯酋航空「為了賺錢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

微博文章指,一行人在滯留香港機場時曾向中聯辦求助,惟最初中聯辦人員指事情非中聯辦職能不予受理,代理商及機管局也表示愛莫能助。其後一行人每天「100個電話」向中聯辦求助,中聯辦「實在不耐煩」鬆口讓一行人經機管局與中聯辦協商,惟機管局又要求他們自己以書面方式講述情況,遞交給中聯辦。「怒搖」指,書面情況寫好後,才發現中聯辦沒有郵箱資訊,「這種溝通方式對老百姓不存在,是機密性質的」,遂而一行人再次靜坐示威要求機管局面談協商。

一行人當中有一名自稱自己在內地曾「尋釁滋事」,屬於在逃人員,希望回國自首。文章指,直到23日,警方才有人前來詢問,確認該位人士抵港後未有犯法後便離去。24日,「怒搖」指一行人得知同機有26個疑似確診個案,指當時的飛機「擠滿了人、社交距離根本不存在」,斥阿聯酋航空公司「為了賺錢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同日,中聯辦的人再次通過電話「翻臉」,指非中聯辦職能無法處理,「怒搖」寫到,「我們真的絕望地意識到自己是一群投訴無門、被各方權力機構踢來踢去的皮球。」

24日被送隔離 26日收被羈留公函 7月6日將被羈押回杜拜

「怒搖」更質疑衛生署較早已經知道同機有確診個案,故而遲遲不願放行,若他們回國後確診,「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她斥阿聯酋航空公司、怡中代理、機場管理局、衛生署和中聯辦放任一群高危人士在機場區逗留,「置群眾生命安全於不顧。」

據「怒搖」文章指,衛生署在24日將一行人送去隔離,地點是鯉魚門「以組合貨櫃屋建成的隔離單位」,同時護照被機場入境管理局沒收,隔離完成後回到機場時交還。另外,一行人24日當晚到達檢疫中心後並沒有立即進行測試,25日上午才獲發收集唾液的樣本樽,直到當中有人報稱頭痛後,檢疫中心的人才要求一行人提前提交樣本。26日,一行人獲發香港政府公函,指他們被拒絕入境並被羈留,7月4日完成檢疫後送回香港機場入境事務處,7月6日經羈押將一行人返回杜拜。

怒斥代理商、香港入境處:極不負責、毫無良知人性

「怒搖」在微博長文中指出,「回國這件事是作為公民的基本權利……作為中國公民,即便是遣返也應該是遣返回大陸,把中國公民遣返到一個沒有長期簽證的阿聯酋,實在是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文中更點名代理商怡中航空公司和香港入境管理局「只顧甩掉我們這個包袱」,又指「絲毫不考慮我們這些沒有簽證的中國公民在迪拜轉機區如何存活下來,這是一種極不負責任的態度和毫無人性良知的做法。」

長文的結尾呼籲媒體及負責機構能為一行人找回公道,「秉持著為人民利益負責的態度將我們送還至祖國的懷抱」。文章還提及26日,香港驟降大雨,一行人在檢疫中心「聽著雨聲想著家」,「怒搖」和未婚夫更感覺回國的日子遙遙無期,不知會否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不知人性何在,天理何在」。

「怒搖」文章在微博被轉載200餘次,現在顯示「因作者設置,無法查看」,早前她亦多次在微博求助,包括標註央視、中國新聞網及多名活躍在內地微博上的KOL,希望引起關注。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