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捐4.6億 退休教師生平曝光 女兒親述父親選公益金原因

看破紅塵 2020/06/05 檢舉 我要評論

新冠肺炎疫情拖垮經濟,慈善機構亦受波及,善款收入大受影響。香港公益金早前收到善長甘錫洪捐出其遺產逾五成,款額多達4.6億元,公益金連續三日在報章刊登廣告,道出曾任教師、海關檢測員及公務員的「甘先生」的故事。

記者(3日)專訪甘老太及其女兒,娓娓道出這位低調富豪的往事。問及甘先生為何會選擇公益金時,甘小姐笑説:「爸爸有一日睇電視慈善節目同我講,見呢個節目幾好睇,就呢間啦!」想不到就是因為節目有趣,平時嚴肅的爸爸有了忽發奇想主意;甘太其後又接著說:「其他屋企人冇特別捐錢,就係佢立遺囑嘅時候,決定捐出嚟。我哋屋企人唔多,夠洗夠用就得啦。」

這位樸實的富豪,生前不愛應酬,現時甘太與女兒同住,過千平方呎的單位不見名牌傢俬,部份電器也只是一般內地牌子產品。甘小姐認同爸爸善行,不介意將超過一半的身家捐出來,「啲錢佢嘅,冇所謂啦。????家有媒體注意返呢件事,都會諗起當日爸爸同我哋一齊生活嘅畫面。」

香港公益金6月3日登報,深深感激「甘老先生」甘錫洪的託付及重若泰山的信任,表示定將他的大愛惠澤香港社群。

甘錫洪不愛應酬 只好友知其家底豐厚

公益金本週一(4日)起連續三日在報章刊登廣告,道出於2018年過身的甘錫洪故事,令外界得悉這位低調富豪的創舉。究竟甘先生是甚麼人?《香港01》記者昨晚到甘家,雖然是億萬富豪,但年過85歲的甘太及女兒甘小姐沒有架子,欣然接受突然造訪的記者訪問,道出甘先生的人生。

甘先生認識不少銀行家,有的更是世交,但他從來不愛應酬。他於教育學院修讀一年畢業後,先於海關做檢測工作,其後先後在寶山小學及李陞小學任教中文及體育科,再轉到民政署工作,當一名普通公務員。除了最好的數位朋友外,身邊不多人知他是一名當年的「千萬富豪」。甘先生的父親在1984年離世,作為家中長子,他回家管理租賃工作,直至母親離世後,才移民到澳洲的布里斯班。

女兒甘小姐説絕不介意爸爸將錢財捐出,認為現時生活安定已足夠。(梁煥敏攝)

表妹做媒人 邂逅港大才女成佳偶

甘小姐説,父親為人老實,不愛説笑,小時候住在花園洋房,有工人照顧,但也不覺得是甚麼一回事;成年後亦要外出打工,當一個平凡人,「佢當時真係得幾個朋友係老友記,先來過屋企玩,唔算太多人知道屋企底細。讀書時候唔需要打工,但係讀完書都要正正常常搵份工,爸爸先覺得啱。」

甘太接著說:「真係好低調,以前瑪麗醫院對下啲樓有幾間都係老爺嘅,仲有中環啲商住大廈,灣仔又有大廈,但係好快因為子孫移民賣曬囉!」甘太説老爺是傳統中國人,所有錢財只傳給兒子;丈夫則較均真,會照顧女兒。被問到甘先生以前會否買名牌產品,她説:「佢都係會著普通恤衫,普通貨,最多去觀奇洋服做西裝買Polo恤,我啲手袋衣著都係自己買咋......佢啲生活好簡單樸素,應使得使。」

甘太是上一代的高材生,於名校聖士提反女子中學畢業後,入讀港大英文系,畢業時取得一級榮譽,與賭王何鴻燊親妹「十姑娘」何婉琪是同學,「佢個妹大我10年,當時大住個肚返學,竟然為咗考榮譽學位再返嚟讀書,畀我就會去讀master(碩士)啦!」她畢業後到佛教黃鳳翎中學任教歷史科及英文科,經好朋友、即甘先生的表妹介紹,認識了甘先生。「佢表妹係我同學,最後做埋親戚,都幾得意,諗起當年佢突然成為咗我表嫂,我哋嗰時一齊住喺何東 (港大宿舍)。」

甘太年事已高耳朵不靈光,說起丈夫往事,她説甘先生並不浪漫,但是一名孝順、顧家的男人。(梁煥敏攝)

愛「跑馬仔」入賭場拉角子機 不慣澳洲飲食決回港

結婚後甘太亦秉承財政獨立,公一份婆一份,合力湊大三子女,「我都要畀一半家用。我向來唔理佢,總之佢每個月拎到錢返嚟就得啦!」記者多次問她甘先生是否一個浪漫丈夫,她未有回答,其後說:「佢係老實,孝順,唔去滾,唔花弗,媽媽離開咗先移民。我哋每個禮拜都要陪奶奶睇戲食飯,係大男人啲嘅。」不論是移民澳洲,以及回流香港,通通是甘生的決定,「有啲決定係冇錯嘅,去澳洲真係冇乜嘢做,又冇乜應酬,日日睇電視。香港方便好多,返嚟唔算覺得好多變化。」

問到甘先生日常生活,女兒説,爸爸喜歡「跑馬仔」,不論在澳洲還是香港,每星期也會研究一番;澳洲的生活較悶,因此他會天天研究馬經「買馬仔」,「佢除咗聖誕節同復活節,都會去買馬,有時又去下賭場拉角子機,我就要摣車去送佢返屋企。」

甘太又透露甘生於澳洲曾買入數隻馬匹,算是最大的花費,「我成日都話佢係俾人呃錢,但唔緊要啦,啲錢係佢嘅。佢係小賭怡情,唔會輸曬錢,唔係就冇曬啲錢喇。」及後因為身體大不如前,心律不正,加上吃不慣當地食物, 2006年舉家回流香港生活。

回港後,他終於能夠品嚐心愛的中餐、海鮮,每日到銅鑼灣玉桃軒吃「一盅兩件」為最大樂趣。女兒説,「佢最鍾意都係蝦餃燒賣囉,年紀大唔食得炸嘢,返屋企就鍾意蒸魚,都係普通家常便飯。」甘生又喜歡享受駕駛樂趣,但由於有心臟病問題,及後亦較少外出,多留在家中休養。

女兒:家人不知父親確實有多少資產

2010年,甘錫洪在律師見證下立定遺囑,已下定決心將部份身家捐到慈善機構。甘小姐説:「當時佢有講過會捐錢出嚟,但係冇講係幾多,我哋真係冇乜所謂。其實佢生前冇捐過錢,應該係怕自己老來唔夠使、要問社會攞返。」她又笑言家人並不知道父親確實有多少資產,只知道他捐出來的較留給家人的多。

甘太説:「我哋屋企唔多人呀,都係幾個分身家,夠使夠用就得。當時我陪佢入去簽平安紙,但係之前都冇討論過會捐出嚟。」

問及甘先生對公益金是否有情意結時,甘小姐笑説:「爸爸有一日睇電視慈善節目同我講,見呢個節目幾好睇,就呢間啦!」想不到就是因為節目有趣,令平時嚴肅的爸爸有了忽發奇想的主意。資料顯示,公益金每年都會與無綫電視合辦《萬眾同心公益金》籌款節目。

兩年過去,公益金向公眾道出甘先生生前往事。甘小姐想了想後說:「????家的確會諗起好多同爸爸生活嘅畫面,佢帶我哋去食好嘢,又教我做運動,游水四式佢都好叻,又會打桌球,但係我就唔算叻啦!」

一生樸實 要輪候龕位

2018年,當年將屆85歲的甘先生,因為心臟衰竭,於家中感到不適送往律敦治醫院,在睡夢中離世。甘太憶述丈夫平實另一面,「佢真係好樸實,搵醫生都係好簡單又屋企附近普通科醫生介紹嘅,喺中環嘅醫生來講唔出名。我叫佢搵羅鷹瑞(心臟科名醫)又唔肯,佢就係好堅持。」

可見他一生隨意樸實,更想不到的是,甘先生的骨灰仍未放進龕位,要如不少離世港人,輪候一個久安的歸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