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法意識薄弱】老千警察扮助少女討22萬騙款 假稱患癌驅鬼騙財8萬

牧尘 2020/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身為一個警察,即係你幫唔到人,都唔好去害人吖。」21歲少女哀訴警察知法犯法。去年大專畢業的少女Judy誤墮網上求職陷阱,損失22萬元,她將受騙經過放上Facebook提醒他人,豈料卻跌入第二次騙局,騙子更是刻意隱瞞身份的警察。該名警察假意可助她取回失款來敲詐金錢,又教路不應就求職騙案報警,否則「原告變被告」;之後他以身患腦癌、鼻咽癌和驅鬼等不同荒謬原因向她索款,短短2個月榨取逾8萬元後失蹤。Judy事後才得知被警察所騙,大感震驚,報案後更發現該名警員正被警方追緝。

連環受創的少女Judy(化名)憶述,去年9月在網上分享因求職被騙的帖文後,騙子Eric即在網上聯絡她,聲稱沒有企圖,純粹想幫她討回失款,「佢話自己讀法律,啱啱外國返嚟接手屋企生意。」二人同日約見,Eric瞭解她的被騙經過後,輕易將香港法例背誦如流,又講解案情破綻,令她感到對方十分可靠。

Eric更著她不能報警,「話警察幫我唔到嘅,因為好多呢啲case最後追唔返錢,可能反而告返自己。」Eric解釋她的個人資料曾被盜用借貸,她會有洗黑錢之嫌,如報警會反遭控告,建議靠他的人脈處理,更指最少可追回涉款一半逾10萬元。

由於Eric舉止斯文,即使二人偶有在他居住的酒店房見面,他也十分規矩,又提出以「兄妹」相稱,「佢話出去同人講『你呃咗我阿妹錢喎』,咁樣有說服力啲。」故她亦視他為哥哥,「之前畀人呃一直唔敢同屋企人講,覺得佢肯幫我好好。」

惟Eric從沒幫她追討損失,反而一步步設計騙取金錢,「突然話查到我啲資料俾人賣咗,爭緊幾間財務公司錢。」Eric訛稱可用1.5萬元贖回資料,「佢話見我可憐,幫我出1萬,剩返5千要自己畀。」於是Judy立即提款給他。Eric又指可將之前被騙借貸的貸款轉成壞帳,變相不用還款,向她收取1萬元,另聲稱隱藏銀行資料不被查出,再收7千元,「每次都係話收幾萬,佢會幫我出一半,其餘要我畀咁樣。」連環索款的陷阱沒完沒了。

Judy事後回想覺得更離譜的是,Eric曾自稱患腦癌和鼻咽癌,一時手震,一時頭痛,埋怨因動用積蓄幫她而無錢打標靶藥治癌,「咁佢真係幫咗我,我覺得佢都好慘,所以又畀錢佢,有啲仲要係問朋友借。」前後最少因病情借予他4萬元,奇在Eric索款後,病情就會立即轉好。

短短2個月內,Eric陰乾事主逾8萬元,她曾向Eric求救,希望對方還錢,「我問朋友借咗好多錢,自己(被騙)啲錢又未還,搵佢幫手嗰啲錢又收唔返。」Eric即爽快過帳1千元予她,惟數日後再約Judy外出,聲稱有陰陽眼,看到有鬼魂跟隨她,需法事師傅解決,轉頭收回1千元。

至去年11月中,Eric戲劇性地指因幫她追數,偽造文件遭警方拘捕,12月初再以短訊通知Judy,自稱被判監8星期,即告失蹤。

Judy至今年初仍找不到Eric,於是上載他的相片於網上尋人,有網民反問他是否「搵錯人」,並向她提供Eric的Facebook帳戶,她驚見Eric身穿警察軍裝的大頭照,感到震驚,「嚇?原來佢係警察,即係鋪排咁多嘢嚟呃我?」

她繼而查出Eric有妻兒,曾報住屯門一個警察宿舍單位,駐守屯門警署。Judy遂到該署報警,甫展示Eric的相片,報案室警員已回應:「警察都搵緊佢」,後來為她錄口供並稱會跟進。

據悉,Eric姓馮,職級為警員,去年6月即認識Judy前3個月開始已沒上班,自此租住九龍不同酒店,去向無蹤。查冊顯示,Eric與妻子於2002年聯名以230萬元,買入屯門嘉悅半島一個單位,翌月已將物業加按套現46萬元。

警方回覆稱,今年3月接獲女事主報案,指早前透過網上社交平臺的虛假招聘廣告接觸數名騙徒,在事件中被騙去港幣約28萬元,列作以欺騙手段取得財產,由將軍澳警區刑事調查隊及新界北總區重案組調查,未有人被捕。但警方未有回覆疑犯是否警員。

大律師陸偉雄指如事件屬實,Eric涉干犯《盜竊罪條例》中的行騙罪,最高可判監10年。至於若他隱藏警員身份犯法,會否罪加一等,陸稱:「法官量刑時,一般會考慮罪犯嘅犯罪意圖,普通市民犯咗法,可以辯稱唔知道犯法,以圖減刑,但警察明顯知道法律,仍向無知少女行騙,法官量刑時,可能會考慮加刑。」

老千警騙財藉口:

— 與求職陷阱騙徒講數,以追回失款
— 將求職陷阱的借貸轉成壞賬,從此不用還款
— 訛稱事主被賣個人資料去借貸,能幫她贖回
— 訛稱事主銀行戶口資料被盜,會涉洗黑錢罪,助她隱藏戶口資料
— 稱患腦癌、鼻咽癌,急須醫藥費
— 協助做法事驅鬼
資料來源:事主提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