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奴】大學女生與友合租 5年搬4次屋 「難捱,但值得!」

大佬来报道 2020/06/18 檢舉 我要評論

Jane一升上大學便開始合宿生涯,至今已有5年。宿舍、舊樓和劏房她通通都住過。

Jane性格健談開朗,
中學時期便熱愛參與不同活動
也有參選學生會。
父親思想傳統,
認為學生最大本份便是讀書,
其他的活動不過浪費時間,
Jane說:「與爸爸有較多衝突,
吵架已經是家常便飯。」

有一次,父親用油性筆
在家中的白牆上
寫下Jane的「罪行」,
令她的情緒接近崩潰。

她無法理解父親的行為,

同時暗自定下離家的決心。
當時仍然是中學生的她,
認定考上大學便是離家的最好機會。

Jane的父親曾經在牆壁寫下對她的不滿,是Jane離家的導火線。

5人合住200呎舊樓 一個廳放3張床

Jane跟許多大學生一樣,
第一年便入住學生宿舍,
享受了一年自由的舍堂生活。
第二年不夠分失去宿位,
只好與另外四個同學合租紅磡舊樓。

他們有的人跟家人關係惡劣,
有的人為求方便上學,
有的人希望呼吸自由空氣,
促成了5人合宿生活。

每人平分$9,500左右的月租,

五個人擠進200多呎的一廳一房。

家中大小二事都要由Jane一手包辦。她目前既要全職上班,同時兼顧碩士課程,忙碌的生活令她顧不上家務。

兩人睡房間,
三人做「廳長」,
勉強平鋪三張床褥,
到處還放滿雜物。

沒有相見好,同住難,
小小的蝸居反而拉近距離。
跟這麼多人一同分享居住環境,
難道不怕私隱被看光光?
「本身就跟他們挺熟,
而且大家都不會特意關注
某人的動態,

該有的尊重都有。」
能夠遇上開通的室友。
Jane也覺得她是幸運的一群。

屋裏的傢俱多是朋友贈送或從街上撿回來,雖然外表有些殘舊,不過Jane不介意。

全職上班 兼職上學

大學4年間,
Jane住過宿舍、舊樓和劏房,
房租等日常開支
全部由自己獨力承擔。
她笑稱自己是
「全職返工,兼職返學」,
平時一放學便趕去上班,
假期都在工作中度過。

「沒有辦法,要交租。」

她語帶無奈,
同時兼顧上學和工作,
註定要犧牲不少同齡人
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
例如Hea、玩樂和休息,
通通都是奢侈品,
甚至犧牲學業都是無可奈何的事。

Hea、玩樂和休息, 通通都是Jane的奢侈品。

「有時候都會想在學業上
多花功夫,
不過實在沒有辦法。
我盡量出席所有課堂,
但功課通常寫夠字便交貨,

最後成績……普普通通吧。」
生活忙得天昏地暗,
沒有一刻允許她停下來,
不過既然是自己的選擇,
從來都沒有後悔的一刻。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