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任匡醫生:全民檢測可能會導致其他問題和風險 本人不會參與全民檢測

本站副編(三) 2020/08/17 檢舉 我要評論

黃某作為公立醫院的心臟科醫生,大概無緣參與執行全民檢測。但假如我被徵召執行檢測,我想我大概會向前來參與的人士作以下解釋:


「全民檢測可能會發現毫無病癥的武肺患者,因而提早治療和隔離。但其實暫時並無確實臨床證據證明,無病癥的武肺患者接受治療的成效為何。而且萬一出現『假陽性』,更可能會導致進一步不必要的檢查,也為閣下帶來無謂的精神壓力。

「與此同時,全民檢測亦可能會導致其他問題和風險。

「第一,負責檢測的化驗師可能包括大陸來港、並無香港專業註冊資格的人員。檢測水準可能與我們日常的臨床標準有異,因此化驗結果的準確程度難以估計。萬一化驗結果有誤,閣下亦未必能夠受本港相關法例和規章保障;

「另外,化驗樣本之中,會帶有你的口鼻粘膜細胞。技述上,化驗師可以從中獲取閣下的遺傳物質去氧核醣核酸,亦即坊間常說的DNA。這是非常敏感的個人私隱。因此社會上最近出現不少輿論,擔心全民檢測過程之中獲取的遺傳資料,將會送往大陸,或者讓政府建立全民遺傳資料庫,侵犯個人私隱。

「雖然港府多次否認,但似乎未能釋除社會疑慮。最近甚至有人擔心,參與全民檢測等於為政府提供資料,以助將來推行所謂『港版健康碼』的全天候監察系統。政府並未就此表態。

「這樣的話,請問你還同意參與全民檢測嗎?

「還是你會寧願回歸基本步:注意個人衛生,勤洗手、帶口罩、保持社交距離。萬一出現武肺病癥時,再來進行檢測?

「順帶一提,本人也不會參與全民檢測。」

以上為我作為醫生的個人取態,僅供同業參考,以佐討論。但無論如何,在醫生眼中,病人自主(Patient autonomy)為大。醫生本來就有責任為病人進行牽涉風險的檢查、或者施行任何治療之前,先徵求病人的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

為病人提供充足資訊、指出檢查牽涉的風險和得益、分析利害、再提出不同的替代方案,確保病人在知情的情況下同意進行檢測 —— 這些都是醫生的基本操守。

正如近年備受推崇,Timothy Synder 所著的《On Tyranny》中所言,在亂世之中堅持專業操守和道德,或許是一個不容易的抉擇,但極其重要,也是其中一個對抗極權的最有效手段。

謹祝各位同業 —— 智慧、勇氣也永不滅。

#封左關先再講啦好嘛
#一月講到八月
#口都臭

#不封關不停市不停學
#單單做全民檢測根本無補於事

#醉翁之意不在酒

Source: Lihkg

以上為backup 及轉載用途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