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歲小肥親揭有女性恐懼症:俾女仔掂嚇都驚

本站總編 2020/08/21 檢舉 我要评论

「28歲前我俾女仔掂嚇都驚」、「我有女仔恐懼症」、「我3、4歲知道自己係(同性戀者) 」——小肥說話好真。

 

 

同性戀不是罪,每人都有追求愛的權利,雖然已經是2020年,但出櫃仍需要勇氣,被網民評為「唱得好但紅唔起」的小肥(徐智勇),現在44歲之年,才敢站出來承認同志身份,原來背後最大的障礙,是擔心被人話抽水!

小肥在陳志雲的節目中出櫃,當日記者邀約小肥做專訪,他回覆:「我唔想做專訪住⋯⋯因為唔想藉住呢樣嘢好似招搖撞騙咁,四圍講博宣傳放大自己!因為我覺得其實好似正面為多,我驚畀人有一種抽水嘅感覺!我唔想抽LGBT(性小眾的統稱)水!」考慮了兩天,小肥才答應做訪問。

 

 

這天,出櫃後的小肥現身接受《蘋果》專訪,眼神仍帶點忐忑,「節目係錄影,錄完返去手都仲震緊、仲驚緊,出街嗰日好緊張,收到好多訊息打氣加油,但我都係好緊張,你問我可唔以做訪問?我都未ready好,而家心情開始唔緊張,好多留言話多謝,原來我行出嚟講,會賜畀佢哋勇氣同希望,自己多咗份使命感,以過來人身份發聲,唔使驚,你唔係孤獨。」

小肥唔驚公開同志身份,卻擔心被人話抽水,「好驚呀,自己覺得今時今日出櫃,未必係一件壞事,甚至分分鐘對一個artist嚟講,你可能突然間唔同咗等級。我從來冇覺得呢樣嘢係貶嘅,而家我出嚟咁講,會唔會有啲人話:『係咪小肥呢排冇乜新聞?』我好驚,我從來都驚,我唔擔心俾人話你係(同志),反而擔心俾人話你做乜抽水。」

 

44歲,人生走了一半,小肥不再隱瞞性取向,回想以前的恐懼,「始終同性戀喺呢個所謂正常社會裏面係小族群,當然而家開放咗,但以前唔係嘛,我以前仲要喺澳門,而家澳門都仲未好開放。同埋由細到大生活圈子裏面,冇一個係同性戀,冇一個人可以分享同傾訴,咁我可以點呢?惟有融入佢哋,喺度裝,直至28歲,我覺得忍唔到,做乜仲要咁呢,喺台灣交友網站認識到朋友,有傾訴對象,慢慢擴闊圈子。」

在攣與直之間,小肥亦曾掙紮過,「28歲前都問過自己點解會咁?我覺得好矛盾,嗰陣時我掙紮緊,我都想融入返你哋,但無奈我嘅喜好同感覺話畀我知,我唔可以扮你哋,我扮唔足!我可以同你扮曬喺度講,嗰個女仔幾好喎,但可能去到唔係[色.情]只係普通揼骨,我都唔想去。我嘅喜好係極致到,28歲前我俾女仔掂嚇都驚,我唔係唔鍾意女仔咁簡單,我直頭係怕,恐懼女性!」

對女性沒興趣的小肥,卻曾被女仔表白,那次經驗,令他手足無措,「我冇同女仔拍過拖,但有被女仔追過,我驚,當時20幾歲,哈哈哈,以前澳門一齊參加唱歌班,記得有次落堂,突然間有個女仔捉住我衝出門口,跟住『ererer⋯⋯我鍾意你。』我第一個反應:『嚇,我未準備好,畀啲時間我。』其實我好細個,3、4歲已經知自己係(同性戀者),譬如有個男補習老師,夜晚用電單車車我返屋企,嗰時我已經覺得好好⋯⋯嗰種感覺,哈哈哈!」

確認自己喜歡男性後,小肥在基吧尋找同路人,不擔心歌手身份被公開,反而覺得好自在,「我去到基吧情況係半公開,飲嘢識咗好多朋友,始終喺呢啲bar度自在啲,冇乜機心冇戒心,我去到喺基吧活躍時已經唔怕,我冇主動公開,但我唔介意畀人知。」

原來小肥好多藝人好友,一早已知他的同志身份,特別是2007年同期出道的深交歌手,「本身同我溝通開嘅藝人好多個都知,第一個知嘅係周柏豪,09年大家拍港臺劇,『小肥,你係咪基?』我記得冇答佢,柏豪繼續話:『得啦,唔使扮嘢,一睇就知。』哈哈哈,之後同佢食飯,有帶我嘅ex畀佢睇過,我都有同江若琳、陳柏宇講。」同路人的藍奕邦和盧凱彤,曾合力為小肥寫歌曲《內外》鼓勵,「《內外》係邦寫畀我當時心態,同我講:『如果你冇諗住公開出櫃,其實主內冇問題。』」

公開性取向後,小肥放下包袱,更吸引男性向他示愛,「當然話多謝你,但我已經有嘞,上年10月嘅事,不過佢喺高雄,見唔到,靠電話,佢嚟香港慶祝生日識,朋友介紹,佢唔係呢行,唔知點解我對娛樂圈人冇乜興趣,哈哈,感情?未取代到上一個,啱啱開始啫,未深切經歷,佢細我幾年。佢家人接唔接受?佢屋企人應該唔係好清楚,但我從來唔會顧慮,活在當下。」

至於被網民指唱歌好聽但紅唔起,小肥反而開心,「我已經好好彩,仲可以繼續出歌出碟,起碼開心評價話我唱歌好聽,夠啦!有冇唔忿氣?中間梗有啲,但而家44,已經進入看透人生嘅年紀,將來仲有好多計劃實行,陳輝陽下年帶我去台灣闖,幫我聯絡到林夕,嘩,台灣市場同金曲獎會畀到人希望。」

小肥放眼台灣市場,而出櫃後的他,可能冇得上大陸賺人仔,「其實呢輪我都少咗,大陸有人篤灰,我個名都黃咗。」去年七一大遊行,著黑衣反送中的市民遍地開花,身為澳門歌手、在港發展多年的小肥,都有現身遊行隊伍。「我知道大陸好多聽眾都支持自己,感到可惜唔可以再喺佢哋面前表演,冇辦法啦,惟有睇嚇將來有乜機會。」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