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民投稿: 深水埗大南街就快比班文青整死

本站副編(三) 2020/09/25 檢舉 我要評論

網民: 

幾個月前開始
大南街每星期開一間新cafe

全香港最窮區變文青打卡區
成條街都係文青
一邊嘆幾十蚊杯嘅咖啡
一邊望住阿婆執紙皮
真係好chill呀
樓上係劏房
樓下就賣千幾蚊一張王家衛海報
真係好有品味
好有生活態度
唔知邊間on9舖頭度句咁嘅slogan
「sham shui po is the new brooklyn」
次次見ig班女女hashtag都打冷震
有無諗過住喺度嘅人頂你地唔L順
之前有訪問講
咩李根興基金已經喺附近買咗幾十間舖
真係準備發展做new brooklyn
到時瘋狂加租
開連鎖店開高級餐廳
你班文青小店就拍拍蘿友走人
住喺度d窮人同街坊舖都唔知可以點
new brooklyn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深水埗,怪你過分美麗 對抗士紳化 藝術要學壞

大半年沒到的大南街,咖啡香氣難掩撲鼻,概念店、各式新開小店轉角入目。自2016年掀起關於深水埗士紳化討論,近月又捲起一番熱話,這次走進藝文空間合舍,跟合舍創辦人兼藝術家王天仁、音樂人及文化評論人黃津玨再談此話題。

討論間不無發現,橫觀全球化新自由主義下某些地區,命運彷彿相連,大型單一發展湧至、堆土機輾壓大勢所趨,本是看準城市狹縫、因租金較低廉而進駐舊區的藝術家,似乎無可避免地同時成為士紳化的「幫兇」及受害者。2018年初深水埗被政府宣佈將設立「時裝基地」,大財團早於周邊虎視眈眈甚至插旗,大南街一帶在第三波疫情襲來前更一躍成為文青抗疫聖地,租金「疫市」反彈上升。未來深水埗有何發展,許是眾人所關心,而藝術家在這位置又有怎樣的掙紮?我們如何運用所學甚或所不學,拆解困局?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